孟子曰:“尊贤使能,俊杰在位,则天下之士皆悦,而愿立于其朝矣;市,廛而不征,法而不廛,则天下之商皆悦,而愿藏于其市矣;关,讥而不征,则天下之旅皆悦,而愿出于其路矣;耕者,助而不税,则天下之农皆悦,而愿耕于其野矣;廛,无夫里之布,则天下之民皆悦,而愿为之氓矣。信能行此五者,则邻国之民仰之若父母矣。率其子弟,攻其父母,自生民以来未有能济者也。如此,则无敌于天下。无敌于天下者,天吏也。然而不王者,未之有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孟子曰:“尊贤使能,俊杰1在位,则天下之士皆悦,而愿立于其朝矣;市,廛而不征2,法而不廛3,则天下之商皆悦,而愿藏于其市矣;关,讥4而不征,则天下之旅5皆悦,而愿出于其路矣;耕者,助6而不税,则天下之农皆悦,而愿耕于其野矣;廛7,无夫里之布8,则天下之民皆悦,而愿为之氓9矣。信能行此五者,则邻国之民仰10之若父母矣。率其子弟,攻其父母,自生民以来未有能济者也11。如此,则无敌于天下。无敌于天下者,天吏也。然而不王者,未之有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说:“尊重有道德的人,使用有能力的人,杰出的人物都有官位,那么天下的士子都会高兴,都愿意到这个朝廷来效力了;在市场,拨出房屋储藏货物,却不征税,如果滞销,依法收购,不让它长久积压,那么天下的商人都会高兴,愿意把货物存放在这个市场了;关卡,只稽查而不收税,那么天下的旅客都会高兴,愿意经过这里的道路了;对种田人实行井田制,只助耕公田,不再收税,那么天下的农夫都会高兴,愿意到这里的田野来耕种了;空宅空地,不征空置税,无业者也不派发劳役,那么天下的百姓都会高兴,愿意到这里定居了。真正能够做到这五项,那么邻近国家的百姓都会举头仰望他就像仰望父母一样了。〔如果邻国之君要率领人民来攻打他,便好比〕率领儿女去攻打他们的父母,从人类诞生以来,这种事没有能够成功的。真能这样,便会天下无敌。天下无敌的人叫作‘天吏’。这样还不能统一天下的,是从来不曾有过的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俊杰:才能、德行出众者。
 
(2)廛而不征:廛,音chán,指市中储藏、堆积货物的栈房,这里指用栈房储藏;征,征税。
 
(3)法而不廛:依法收购,使不积压于廛。
 
(4)讥:通“稽”,稽查,稽核。
 
(5)旅:行旅,旅客。
 
(6)助:上古九百亩为一井,状如囲,八家各有一百亩,中为公田,公事毕然后敢治私事,这种制度叫“助”。
 
(7)廛:此处指民居。
 
(8)夫里之布:即夫布、里布;布,币,钱。不能助耕公田,以钱相抵,就是“夫布”;里布,即土地税。
 
(9)氓:音méng,外来之民。
 
(10)仰:仰望,引申为爱戴、依赖。
 
(11)自生民以来未有能济者也:有的本子作“自有生民以来未有能济者也”,“自”后多出一“有”字。逢彬按,此处不应添加“有”字。因为,一是从赵岐《注》看无“有”字。二是从当时语言中“自~以来”句看,~为体词性结构者是常态,~为谓词性的是特例;而“生民”是体词性的,“有生民”则是谓词性的。详见杨逢彬《孟子新注新译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