曰:“不动心有道乎?” 曰:“有。北宫黝之养勇也:不肤桡,不目逃;思以一豪挫于人,若挞之于市朝;不受于褐宽博,亦不受于万乘之君;视刺万乘之君若刺褐夫;无严诸侯,恶声至,必反之。孟施舍之所养勇也,曰:‘视不胜犹胜也;量敌而后进,虑胜而后会,是畏三军者也。舍岂能为必胜哉?能无惧而已矣。’孟施舍似曾子,北宫黝似子夏。夫二子之勇,未知其孰贤,然而孟施舍守约也。昔者曾子谓子襄曰:‘子好勇乎?吾尝闻大勇于夫子矣:自反而不缩,虽褐宽博,吾不惴焉;自反而缩,虽千万人,吾往矣。’孟施舍之守气,又不如曾子之守约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曰:“不动心有道乎?”
 
曰:“有。北宫黝1之养勇也:不肤桡2,不目逃;思以一豪3挫于人,若挞之于市朝4;不受于褐宽博5,亦不受于万乘之君;视刺万乘之君若刺褐夫;无严6诸侯,恶声至,必反之。孟施舍7之所养勇也,曰:‘视不胜犹胜也;量敌而后进,虑胜而后会8,是畏三军者也。舍岂能为必胜哉?能无惧而已矣。’孟施舍似曾子,北宫黝似子夏9。夫二子之勇,未知其孰贤,然而孟施舍守约也。昔者曾子谓子襄10曰:‘子好勇乎?吾尝闻大勇于夫子11矣:自反而不缩12,虽褐宽博,吾不惴13焉;自反而缩,虽千万人,吾往矣。’孟施舍之守气,又不如曾子之守约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公孙丑说:“不动心有方法吗?”
 
孟子说:“有。北宫黝的培养勇气:肌肤被刺不后退,眼睛被刺也不眨。想着输给对手一毫毛,就如同大庭广众中遭鞭挞。既不能忍受卑贱之人的侮辱,也不能忍受大国君主的侮辱;他看待刺杀大国君主如同刺杀卑贱之人一样;对各国的君主毫不畏惧,挨了骂,一定回敬。孟施舍培养勇气的方法〔又有所不同〕,他说:‘我看待不能战胜的敌人,跟看待足以战胜的敌人一样〔无所畏惧〕。如果先估量敌人的力量这才进攻,先考虑胜败这才交锋,是害怕强敌大军的人。我岂能做到遇敌必胜呢?能做到无所畏惧罢了。’孟施舍像曾子,北宫黝像子夏。这两个人的勇气,我不知道谁更胜一筹,即便这样,〔我还是认为〕孟施舍的比较简单易行。从前曾子对子襄说:‘你喜欢勇敢吗?我曾经从我的先生那里听到过什么叫“大勇”:反躬自问,自己不占理,对方即便是最下贱的人,我也不去恐吓他;反躬自问,自己占了理,即便有千军万马,我也勇往直前。’孟施舍保养一股无所畏惧的气概,但比不上曾子保养一种更简单易行的价值判断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北宫黝:其人已不可考;黝,音yǒu。
 
(2)桡:音náo,退。
 
(3)豪:毫毛。
 
(4)市朝:市,买卖之所;朝,朝廷;此处只有“市”义。
 
(5)褐宽博:也就是下文的“褐夫”,地位低下的人;褐,音hè,地位低下者所穿的粗衣。
 
(6)严:尊敬,此处译为“敬畏”。
 
(7)孟施舍:已无可考。
 
(8)会:会战,交战。
 
(9)子夏:孔子弟子卜商。
 
(10)子襄:曾子弟子。
 
(11)夫子:指孔子。
 
(12)缩:直。
 
(13)惴:音zhuì,使……惊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