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孙丑问曰:“夫子加齐之卿相,得行道焉,虽由此霸王,不异矣。如此,则动心否乎?”孟子曰:“否;我四十不动心。” 曰:“若是,则夫子过孟贲远矣。”曰:“是不难,告子先我不动心。”

【原文】
 
公孙丑问曰:“夫子加1齐之卿相,得行道焉,虽由此霸王,不异2矣。如此,则动心否乎?”孟子曰:“否;我四十不动心。”
 
曰:“若是,则夫子过孟贲3远矣。”曰:“是不难,告子4先我不动心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公孙丑问道:“老师若晋升为齐国的卿相,能够实现自己的主张,即使从此而成就霸业、王业,也是不足为奇的。果然能这样,您是不是〔有所惶恐〕而动心呢?”孟子说:“不,我四十岁以后就不再动心了。”
 
公孙丑说:“像这样看来,老师比孟贲强多了。”孟子说:“这个不难,告子能不动心比我还早呢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加:加官。
 
(2)异:以为奇异。
 
(3)孟贲:古代勇士,卫国人,一说齐国人。
 
(4)告子:墨子的弟子,较孟子年长三四十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