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曰:“然,不可以他求者也。孔子曰:‘君薨,听于冢宰,粥,面深墨,即位而哭,百官有司莫敢不哀,先之也。’上有好者,下必有甚焉者矣。君子之德,风也;小人之德,草也。草尚之风,必偃。是在世子。” 然友反命。世子曰:“然,是诚在我。” 五月居庐,未有命戒。百官族人可,谓曰知。及至葬,四方来观之,颜色之戚,哭泣之哀,吊者大悦。

【原文】
 
孟子曰:“然,不可以他求者也。孔子曰:‘君薨,听于冢宰1,2粥,面深墨,即位而哭,百官有司3莫敢不哀,先之也。’上有好者,下必有甚焉者矣。君子之德,风也;小人之德,草也。草尚之风4,必偃。是在世子。”
 
然友反命。世子曰:“然,是诚在我。”
 
五月居庐5,未有命戒。百官族人可,谓曰知。及至葬,四方来观之,颜色之戚,哭泣之哀,吊者大悦。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说:“是的!这种事是求不得别人的。孔子说过,‘君主去世,政务任由宰相处理,世子喝着粥,面色墨黑,走近孝子之位便哭,大小官吏没有人敢不悲哀,这是因为世子带了头。’上位者有所爱好,下位者一定爱好得更加厉害。君子的德好像风,小人的德好像草,风向哪边吹,草就向哪边倒。这件事完全取决于太子。”
 
然友回来向太子转达。太子说:“对,这事真的取决于我。”
 
于是太子居于丧庐中五月,不曾颁布过任何命令和禁令。官吏同族都很赞成,认为知礼。等到举行葬礼的时候,四方人都来观礼,世子表情的悲戚,哭泣的哀痛,使来吊丧的人都很满意。
 
【注释】
 
(1)冢宰:相当于后之相国、宰相。
 
(2)歠:音chuò,饮。
 
(3)有司:有关部门,下级官吏。
 
(4)草尚之风:尚,同“上”;草上之风,谓草上之以风,即草加以风。
 
(5)五月居庐:诸侯薨五月乃葬,未葬前,孝子必居凶庐——土砖砌成,覆之以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