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曰:“恭者不侮人,俭者不夺人。侮夺人之君,惟恐不顺焉,恶得为恭俭?恭俭岂可以声音笑貌为哉?” 淳于髡曰:“男女授受不亲,礼与?”孟子曰:“礼也。”曰:“嫂溺,则援之以手乎?” 曰:“嫂溺不援,是豺狼也。男女授受不亲,礼也;嫂溺援之以手者,权也。” 曰:“今天下溺矣,夫子之不援,何也?”曰:“天下溺,援之以道;嫂溺,援之以手——子欲手援天下乎?”

【原文】
 
孟子曰:“恭者不侮人,俭者不夺人。侮夺人之君,惟恐不顺焉,恶得为恭俭?恭俭岂可以声音笑貌为哉?”
 
淳于髡1曰:“男女授受不亲,礼与?”孟子曰:“礼也。”曰:“嫂溺,则援之以手乎?”
 
曰:“嫂溺不援,是豺狼也2。男女授受不亲,礼也;嫂溺援之以手者,权3也。”
 
曰:“今天下溺矣,夫子之不援,何也?”曰:“天下溺,援之以道;嫂溺,援之以手——子欲手援天下乎?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说:“恭敬别人的人不会侮辱别人,节俭的人不会掠夺别人。侮辱人掠夺人的诸侯,生怕别人不顺从自己,又如何能做到恭敬节俭?恭敬和节俭难道可以靠甜言蜜语和笑容可掬装出来吗?”
 
淳于髡问:“男女之间,不亲手交接东西,这是礼法吗?”孟子答道:“是礼法。”淳于髡说:“那嫂子掉在水里,用手去拉她吗?”孟子说:“嫂子掉在水里,不去拉她,这简直是豺狗和恶狼。男女之间不亲手交接,这是平常的礼法;嫂子掉在水里,用手去拉她,这是通权达变。”淳于髡说:“现在全天下的人都掉水里了,您不去救援,这是为什么?”
 
孟子说:“天下的人都掉在水里,要用‘道’去救援;
 
嫂子掉在水里,要用手去救援——你难道要我用手去救援天下人吗?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淳于髡:姓淳于,名髡(kūn),齐国人,曾仕于齐威王、齐宣王和梁惠王之朝。
 
(2)嫂溺不援,是豺狼也:即“嫂溺不援,此豺狼也”,嫂子掉在水里,不施以援手,这是豺狗和恶狼行径;是,略同于“此”。先秦汉语不用联系动词(系词)“是”,译文中的“是”是翻译时补出来的。“豺狼”在现代汉语中无疑是一个词,它在《孟子》时代的语言中却可能是一个词组(短语)。如:“子也,熊虎之状,而豺狼之声,弗杀,必灭若敖氏矣。”(《左传·宣公四年》)“熊虎”是一个词组,“豺狼”也是一个词组。详见杨逢彬《孟子新注新译》。
 
(3)权:变通之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