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曰:“伯夷辟纣,居北海之滨,闻文王作兴,曰:‘盍归乎来!吾闻西伯善养老者。’太公辟纣,居东海之滨,闻文王作兴,曰:‘盍归乎来!吾闻西伯善养老者。’二老者,天下之大老也,而归之,是天下之父归之也。天下之父归之,其子焉往?诸侯有行文王之政者,七年之内,必为政于天下矣。”

【原文】
 
孟子曰:“伯夷辟纣,居北海之滨1,闻文王作兴,曰2:‘盍归乎来3!吾闻西伯4善养老者。’太公辟纣,居东海之滨5,闻文王作兴,曰:‘盍归乎来!吾闻西伯善养老者。’二老者,天下之大老也,而归之,是天下之父归之也。天下之父归之,其子焉往?诸侯有行文王之政者,七年之内,必为政于天下矣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说:“伯夷避开纣王,住在北海边上,听说文王兴起来了,便说:‘何不到西伯那里去呢!我听说他是善于赡养老者的人。’姜太公避开纣王,住在东海边上,听说文王兴起来了,便说:‘何不到西伯那里去呢!我听说他是善于赡养老者的人。’这两位老人,是声名卓著于天下的老人;他们归向西伯,这等于天下的父亲都归向西伯了。天下的父亲归向西伯,他们的儿子去哪里呢?如果诸侯中有践行文王的政治的,顶多七年,就一定能治理天下了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北海之滨:在今河北昌黎西北。
 
(2)闻文王作兴,曰:作兴,兴起。此句不能断为“闻文王作,兴曰”。详见杨逢彬《孟子新注新译》。
 
(3)来:句末语气词,无实义。
 
(4)西伯:即周文王。
 
(5)太公辟纣,居东海之滨:太公,姓姜名尚;东海之滨,在今山东莒县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