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平公将出,嬖人臧仓者请曰:“他日君出,则必命有司所之。今乘舆已驾矣,有司未知所之,敢请。” 公曰:“将见孟子。”曰:“何哉,君所为轻身以先于匹夫者?以为贤乎?礼义由贤者出;而孟子之后丧逾前丧。君无见焉!”公曰:“诺。”乐正子入见,曰:“君奚为不见孟轲也?”曰:“或告寡人曰:‘孟子之后丧逾前丧。’是以不往见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鲁平公1将出,嬖人2臧仓者请曰:“他日君出,则必命有司所之。今乘舆3已驾矣,有司未知所之,敢4请。”
 
公曰:“将见孟子。”曰:“何哉,君所为轻身以先于匹夫者5?以为贤乎?礼义由贤者出;而孟子之后丧逾前丧6。君无见焉!”公曰:“诺。”乐正子7入见,曰:“君奚为不见孟轲也?”曰:“或告寡人曰:‘孟子之后丧逾前丧。’是以不往见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鲁平公准备外出,他所宠幸的小臣臧仓来请示说:“平日您外出,一定要告诉管事的人您到哪儿去。现在车马都预备好了,管事的人还不知道您要到哪儿去,因此我才冒昧来请示。”
 
平公说:“我要去拜访孟子。”臧仓说:“您轻视自己的身份先去拜访一个普通人,是为了什么呢?您以为他是贤德之人吗?礼义应该是由贤者实践的,而孟子办他母亲丧事的花销超过他从前办父亲丧事的花销,〔这是贤德的人所应有的行为吗?〕您不要去看他!”平公说:“好吧。”
 
乐正子入宫见平公,问道:“您为什么不去看孟轲呀?”平公说:“有人告诉我:‘孟子办他母亲丧事的开销超过他以前办父亲丧事的开销。’所以不去看他了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鲁平公:景公之子,名叔。
 
(2)嬖人:被宠幸的人,此处指亲信的小臣。
 
(3)乘舆:车马;乘,音shèng。
 
(4)敢:谦敬副词,无实义。
 
(5)何哉,君所为轻身以先于匹夫者:倒装句。下文之“何哉,君所谓逾者”与此同。
 
(6)后丧逾前丧:后丧指其母丧,前丧指其父丧。
 
(7)乐正子:乐正克,就是孟子在《尽心下》二十五章所说的“善人”“信人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