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惠王曰:“寡人愿安承教。”孟子对曰:“杀人以梃与刃,有以异乎?”曰:“无以异也。”“以刃与政,有以异乎?”曰:“无以异也。 曰:“庖有肥肉,厩有肥马,民有饥色,野有饿莩,此率兽而食人也!兽相食,且人恶之;为民父母,行政,不免于率兽而食人,恶在其为民父母也?仲尼曰:‘始作俑者,其无后乎!’为其象人而用之也。如之何其使斯民饥而死也?”

【原文】
 
梁惠王曰:“寡人愿安1承教。”孟子对曰:“杀人以梃2与刃,有以异乎?”曰:“无以异也。”“以刃与政,有以异乎?”曰:“无以异也。
 
曰:“庖有肥肉3,厩4有肥马,民有饥色,野有饿莩,此率兽而食人也!兽相食,且人恶之;为民父母,行政,不免于率兽而食人,恶5在其为民父母也?仲尼6曰:‘始作俑者,其无后乎!’为其象人而用之也。如之何其使斯民7饥而死也?”
 
【译文】
 
梁惠王〔对孟子〕说:“我愿意耐心地接受您的教诲。”孟子答道:“杀人用棍子和用刀子,有什么不同吗?”王说:“没有什么不同。”“用刀子和用政治〔杀人〕,有什么不同吗?”王说:“没有什么不同。”
 
孟子又说:“厨房里有厚实的肉,马厩里有健壮的马,老百姓却面有菜色,郊野外也饿殍横陈,这就是率领着禽兽来吃人!野兽间弱肉强食,人尚且厌恶;作为老百姓的父母官来从政,还不能做到不率领着禽兽来吃人,这又怎么算是老百姓的父母官呢?孔子曾说:‘最开始制作人俑来陪葬的人,该会断子绝孙吧!’这是因为人俑如同大活人,却用来陪葬。〔用人俑陪葬,尚且不可,〕又怎能让老百姓活活饿死呢?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安:安心,安然。
 
(2)梃:音tǐng,直的竹、木棒。
 
(3)肥肉:厚肉;肉,肌肉;肥,肉质丰满。可知那时的“肥肉”和现在的“肥肉”意义有所不同。
 
(4)厩:音jiù,马栏,马厩。
 
(5)恶:音wū,何。
 
(6)仲尼:孔子的字。
 
(7)斯民:这些老百姓;斯,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