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见梁惠王。王立于沼上,顾鸿雁麋鹿,曰:“贤者亦乐此乎?” 孟子对曰:“贤者而后乐此,不贤者虽有此,不乐也。《诗》云:‘经始灵台,经之营之,庶民攻之,不日成之。经始勿亟,庶民子来。王在灵囿,麀鹿攸伏,麀鹿濯濯,白鸟鹤鹤。王在灵沼,於鱼跃。’文王以民力为台为沼,而民欢乐之,谓其台曰灵台,谓其沼曰灵沼,乐其有麋鹿鱼鳖。古之人与民偕乐,故能乐也。《汤誓》曰:‘时日害丧,予及女偕亡。’民欲与之偕亡,虽有台池鸟兽,岂能独乐哉?”

【原文】
 
孟子见梁惠王。王立于沼上,顾1鸿雁麋鹿,曰:“贤者亦乐此乎?”
 
孟子对曰:“贤者而后乐此,不贤者虽有此,不乐也。《诗》云:‘经始灵台,经之营之2,庶民攻3之,不日4成之。经始勿亟5,庶民子6来。王在灵囿,麀鹿攸伏7,麀鹿濯濯8,白鸟鹤鹤9。王在灵沼,於10鱼跃。’文王以民力为台为沼,而民欢乐之,谓其台曰灵台,谓其沼曰灵沼,乐其有麋鹿鱼鳖。古之人与民偕乐,故能乐也。《汤誓》11曰:‘时日害丧12,予及女偕亡。’民欲与之偕亡,虽有台池鸟兽,岂能独乐哉?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晋见梁惠王。王站在池塘边,一边欣赏着鸟兽,一边说:“有德行的人也享受这种快乐吗?”
 
孟子答道:“只有有德行的人才能体会到这种快乐,没有德行的人即使有这一切,也没法享受。〔怎么这样说呢?我拿周文王和夏桀的史实为例来说说吧。〕《诗经·大雅·灵台》中说:‘开始筑灵台,勘测又标明。百姓都来做,慢慢就完成。王说才开始,不要太着急。百姓如儿子,都来出把力。王到鹿苑中,母鹿正栖息。母鹿肥又亮,白鸟毛如雪。王到灵沼上,满池鱼跳跃。’周文王虽然用了百姓的力量筑高台挖深池,但百姓乐意这样做,他们管这台叫‘灵台’,管这池叫‘灵沼’,还乐意那里有许多麋鹿和鱼鳖。古时候的圣君贤王因为能与老百姓同乐,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。〔夏桀却恰恰相反,百姓诅咒他死,他却自比太阳:‘太阳什么时候消灭,我才什么时候死亡。’〕《汤誓》中便记载着百姓的哀歌:‘太阳啊,你什么时候灭亡呢?我宁肯和你一道去死!’老百姓恨不得与他同归于尽,即使有高台深池,珍禽异兽,他又如何能独自享受呢?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顾:转动脖子看。
 
(2)经之营之:测量它,标记它;经,测量;营,标记。
 
(3)攻:治,工作。
 
(4)不日:不设期限。
 
(5)经始勿亟:这是文王所说;亟,急。
 
(6)子:像儿子那样。
 
(7)麀鹿攸伏:麀,音yōu,母鹿;攸,所。
 
(8)濯濯:白而无杂质貌;濯,音zhuó。
 
(9)鹤鹤:羽毛洁白貌。
 
(10)於牣:於,音wū,词的前缀,无实义;牣,音rèn,满。
 
(11)《汤誓》:《尚书》中的一篇,为商汤伐桀誓师词。
 
(12)时日害丧:时,此;害,同“曷”,何,何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