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嗜羊枣,而曾子不忍食羊枣。公孙丑问曰:“脍炙与羊枣孰美?”孟子曰:“脍炙哉!”公孙丑曰:“然则曾子何为食脍炙而不食羊枣?”曰:“脍炙所同也,羊枣所独也。讳名不讳姓,姓所同也,名所独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曾嗜羊枣1,而曾子不忍食羊枣。公孙丑问曰:“脍炙2与羊枣孰美?”孟子曰:“脍炙哉!”公孙丑曰:“然则曾子何为食脍炙而不食羊枣?”曰:“脍炙所同也,羊枣所独也。讳名3不讳姓,姓所同也,名所独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曾晳喜欢吃羊枣,曾子因而自己舍不得吃羊枣。公孙丑问道:“烧肉末和羊枣哪一种好吃?”孟子答道:“烧肉末呀!”公孙丑又问:“那么,曾子为什么吃烧肉末却不吃羊枣?”答道:“烧肉末是大家都喜欢吃的,羊枣只是个别人喜欢吃的。就好比父母之名要避讳,姓却不避讳一样;因为姓是许多人相同的,名却是他一个人的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羊枣:小柿子,现在叫作牛奶柿。
 
(2)脍炙:脍,肉糜;炙,烤肉,烧肉。
 
(3)讳名:古代对于父母君上的名字,讲不得,写不得,叫作避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