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曰:“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。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,得乎天子为诸侯,得乎诸侯为大夫。诸侯危社稷,则变置。牺牲既成,粢盛既洁,祭祀以时,然而旱干水溢,则变置社稷。”

【原文】
 
孟子曰:“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。是故得乎丘民1而为天子,得乎天子为诸侯,得乎诸侯为大夫。诸侯危社稷,则变置2。牺牲既成,粢盛既洁,祭祀以时,然而旱干水溢,则变置社稷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说:“百姓最为重要,土谷之神次之,君主最轻。所以得到百姓的赏识便做天子,得到天子的赏识便做诸侯,得到诸侯的赏识便做大夫。诸侯危害国家,那就改立。牺牲既已肥壮,祭品又已清洁,祭祀也按时进行,但还是遭受旱灾水灾,那就改立土谷之神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丘民:众民。
 
(2)变置:改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