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自范之齐,望见齐王之子,喟然叹曰:“居移气,养移体,大哉居乎!夫非尽人之子与?”孟子曰:“王子宫室、车马、衣服多与人同,而王子若彼者,其居使之然也,况居天下之广居者乎?鲁君之宋,呼于垤泽之门。守者曰:‘此非吾君也,何其声之似我君也?’此无他,居相似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孟子自范之齐1,望见齐王之子,喟然叹曰:“居移气,养移体,大哉居乎!夫2非尽人之子与?”孟子曰:“王子宫室、车马、衣服多与人同,而王子若彼者,其居使之然也,况居天下之广居3者乎?鲁君之宋,呼于垤泽之门4。守者曰:‘此非吾君也,何其声之似我君也?’此无他,居相似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从范邑到齐都,远远望见了齐王的儿子,长叹一声说:“环境改变气度,营养改变身体,环境真是重要哇!那人不也是人的儿子吗?〔为什么就显得特别不同了呢?〕”又说:“王子的住所、车马和衣服多半和别人相同,为什么王子却像那样呢?是因为他的环境使他这样的;更何况是住在‘仁’的广厦中的人呢?鲁君到宋国去,在宋国的东南城门下呼喊,守门的说:‘这不是我的君主哇,为什么他的声音像我们的君主呢?’这没有别的缘故,环境相似罢了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自范之齐:范,地名,故城在今河南范县东南,是从梁(魏)到齐的要道。
 
(2)夫:彼,那人。
 
(3)广居:指仁,见《滕文公下》第二章。
 
(4)垤泽之门:宋东城南门;垤,音di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