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曰:“杨子取为我,拔一毛而利天下,不为也。墨子兼爱,摩顶放踵利天下,为之。子莫执中。执中为近之。执中无权,犹执一也。所恶执一者,为其贼道也,举一而废百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孟子曰:“杨子取为我1,拔一毛而利天下,不为也。墨子兼爱,摩顶放踵2利天下,为之。子莫3执中。执中为近之。执中无权,犹执一也。所恶执一者,为其贼道也,举一而废百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说:“杨子采取‘为自己’的主张,拔一根汗毛而有利于天下,都不肯干。墨子主张兼爱,从摸秃头顶开始,一直摸到脚后跟,〔弄得全身上下没有一根毛,〕只要对天下有利,一切都干。子莫就主张中道。主张中道其实差不多对了。但是主张中道如果不知权变,便是拘执于一点。为什么厌恶拘执于一点呢?因为它有损于仁义之道,只是举其一点不及其余了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杨子取为我:杨子,杨朱;取,采取(……的主张)。
 
(2)摩顶放踵:赵岐《注》:“摩秃其顶,下至于踵。”放,音fǎng,同《梁惠王下》“放于琅邪”的“放”。
 
(3)子莫:有学者认为是《说苑·修文》的颛孙子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