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今国家闲暇,及是时,般乐怠敖,是自求祸也。祸福无不自己求之者。《诗》云,自求多福。’《太甲》曰:‘天作孽,犹可违;自作孽,不可活。’此之谓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“今国家闲暇,及是时,般乐怠敖1,是自求祸也。祸福无不自己求之者2。《诗》云4,自求多福。’《太甲》5曰:‘天作孽,犹可违6;自作孽,不可活7。’此之谓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“如今国家没有内忧外患,追求享乐,懒惰游玩,这等于自己找祸上身。祸害和幸福没有不是从自己那儿找来的。
 
《诗经》说:‘永远要和天命相配合,自己去追求更多的幸福。’《太甲》也说:‘天造作的罪孽,还可以逃掉;自己造作的罪孽,却无处可逃。’正是这个意思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般乐怠敖:般乐,快活;怠,怠惰;敖,同“遨”,出游。
 
(2)自己求之者:从自己那儿获得的;自,从;己,自己。
 
(3)《诗》云:以下诗句见《诗经·大雅·文王》。
 
(4)永言配命:永,长;言,词缀,无实义;配命,说我周朝之命与天命相配。
 
(5)《太甲》:《尚书》篇名,今已亡佚。
 
(6)违:避。
 
(7)活:《礼记·缁衣》引作“逭(huàn)”;逭,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