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曰:“以力假仁者霸,霸必有大国;以德行仁者王,王不待大——汤以七十里,文王以百里。以力服人者,非心服也,力不赡也;以德服人者,中心悦而诚服也,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。《诗》云:‘自西自东,自南自北,无思不服。’此之谓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孟子曰:“以力假仁者霸,霸必有大国;以德行仁者王,王不待大——汤以七十里,文王以百里1。以力服人者,非心服也,力不赡2也;以德服人者,中心悦而诚服也,如七十子3之服孔子也。《诗》云4:‘自西自东,自南自北,无思不服5。’此之谓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说:“仗着实力假借仁义征伐天下,可以称霸诸侯,称霸一定要凭借国力的强大;依靠道德来实行仁义的,可以使天下归心,这样做却不必凭借强大国力——汤就仅仅用他方圆七十里的土地,文王也就仅仅用他方圆百里的土地〔实行了仁政,而使人心归服〕。仗着实力来使人服从的,人家不会心悦诚服,只是因为他本身的实力不够的缘故;依靠道德来使人服从的,人家才会心悦诚服,就好像七十多位弟子归服孔子一样。《诗经》说过:‘从西从东,从南从北,没有哪种想法不心悦诚服。’正是这个意思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汤以七十里,文王以百里:两句都承上省略了主要动词“王”字;如不省略,则为“汤以七十里王,文王以百里王”;二动词“王”皆音wàng。
 
(2)赡:足。
 
(3)七十子: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:“孔子以诗书礼乐教弟子,盖三千焉;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。”通称为“七十子”。
 
(4)《诗》云:所引诗句在今《诗经·大雅·文王有声》。
 
(5)无思不服:没有哪种想法不心悦诚服。逢彬按,这句和“无往不复”类似,其中“思”是动词。这一格式可归纳为“无V不V”。《毛诗》郑玄的笺说:“心无不归服者。”有些注本和古汉语虚词著作将这一句的“思”认定为助词,恐非。详见杨逢彬《孟子新注新译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