曰:“敢问其所以异。” 曰:“宰我、子贡、有若,智足以知圣人,污不至阿其所好。宰我曰:‘以予观于夫子,贤于尧、舜远矣。’子贡曰:‘见其礼而知其政,闻其乐而知其德,由百世之后,等百世之王,莫之能违也。自生民以来,未有夫子也。’有若曰:‘岂惟民哉?麒麟之于走兽,凤凰之于飞鸟,太山之于丘垤,河海之于行潦,类也。圣人之于民,亦类也。出于其类,拔乎其萃——自生民以来,未有盛于孔子也。’”

【原文】
 
曰:“敢问其所以异。”
 
曰:“宰我、子贡、有若1,智足以知圣人,污2不至阿其所好。宰我曰:‘以予3观于夫子,贤于尧、舜4远矣。’子贡曰:‘见其礼而知其政,闻其乐而知其德,由百世之后,等百世之王5,莫之能违也。自生民以来,未有夫子也。’有若曰:‘岂惟民哉?麒麟之于走兽,凤凰之于飞鸟,太山之于丘垤6,河海之于行潦7,类也。圣人之于民,亦类也。出于其类,拔乎其萃8——自生民以来,未有盛于孔子也。’”
 
【译文】
 
公孙丑说:“请问,他们不同的地方又在哪里呢?”
 
孟子说:“宰我、子贡、有若三人,他们的聪明才智足以了解圣人,〔即使〕他们再不好,也不至于偏袒他们所爱好的人。〔但他们都不约而同地称颂孔子。〕宰我说:‘以我来看老师,比尧、舜都强多了。’子贡说:‘看见一国的礼制,就了解它的政治;听到一国的音乐,就知道它的德教。从现在到百代以后,衡量这百代君王的高下,其标准都不能违离孔子之道。自有人类以来,没有人能够比得上他老人家的。’有若说:‘难道只有百姓如此吗?麒麟相比于走兽,凤凰相比于飞鸟,泰山相比于土堆,河海相比于溪涧,都算是同类。圣人相比于百姓,也是同类。虽然他来自民间,却远远超出大众——自有人类以来,还没有比孔子更伟大的。’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有若:孔子弟子,鲁人。
 
(2)污:卑劣,不好。
 
(3)予:宰我之名,古人常自称其名以示谦。
 
(4)尧、舜:古代传说中上古的两位圣君。
 
(5)等百世之王:等,《孟子译注》说:“朱熹解为‘差等’,是也。……赵岐解为‘等同’,误。”赵岐【原文】为:“从孔子后百世,上推等其德于前百世之圣王,无能违离孔子道者。”朱熹【原文】为:“是以我从百世之后,差等百世之王,无有能遁其情者。”《孟子译注》译为:“即使在百代以后去评价百代以来的君王,任何一个君王都不能违离孔子之道。”逢彬按,从孟子时代典籍中“等”作及物动词的情况来看,它的意义为“确定……的高下”“确定……的级别”“厘定……的位阶”的意思。《王力古汉语字典》给出的义项为“衡量”(例句包括这例),是准确的。详见杨逢彬《孟子新注新译》。
 
(6)垤:音dié,小土堆,小山头。
 
(7)行潦(lǎo):小水流。
 
(8)萃:聚,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