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伯夷、伊尹于孔子,若是班乎?”曰:“否;自有生民以来,未有孔子也。” 曰:“然则有同与?”曰:“有。得百里之地而君之,皆能以朝诸侯,有天下;行一不义,杀一不辜,而得天下,皆不为也。是则同。”

【原文】
 
“伯夷、伊尹于孔子,若是班乎1?”曰:“否;自有生民以来,未有孔子也。”
 
曰:“然则有同与?”曰:“有。得百里之地而君2之,皆能以朝诸侯,有天下;行一不义,杀一不辜,而得天下,皆不为也。是则同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公孙丑问:“伯夷、伊尹与孔子,能像您上面说的那样将他们等量齐观吗?”孟子答道:“不。自有人类以来,没有比得上孔子的。”
 
公孙丑又问:“那么,他们三人有相同的地方吗?”孟子答道:“有。如果得到方圆一百里的土地而君临它,他们都能够使诸侯来朝并一统天下;即使叫他们做一件不义之事,杀一个无辜之人,便能得到天下,他们也都不会干的。这就是他们相同的地方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若是班乎:若是,像这样地;班,班配,一样。“伯夷、伊尹于孔子,若是班乎?”可以直译为:“伯夷、伊尹相较于孔子,竟是这样地相似吗?”详见杨逢彬《孟子新注新译》。
 
(2)君:成为君主的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