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且王者之不作,未有疏于此时者也;民之憔悴于虐政,未有甚于此时者也。饥者易为食,渴者易为饮。孔子曰:‘德之流行,速于置邮而传命。’当今之时,万乘之国行仁政,民之悦之,犹解倒悬也。故事半古之人,功必倍之,惟此时为然。”

【原文】
 
“且王者之不作,未有疏于此时者也;民之憔悴于虐政,未有甚于此时者也。饥者易为食,渴者易为饮1。孔子曰:‘德之流行,速于置邮而传命2。’当今之时,万乘之国行仁政,民之悦之,犹解倒悬也。故事半古之人,功必倍之,惟此时为然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“而且统一天下的贤明君主的未曾兴起,从来没有如今这样长久过;老百姓被暴虐的政治所摧残折磨,也从来没有如今这样厉害过。肚子饥饿的人容易置办食品,口干舌燥的人容易置办饮料。孔子说过:‘德政的流行,比设置驿站传达政令还迅速。’如今这个时代,拥有万辆兵车的大国实行仁政,老百姓欢迎它,就如同倒挂着的人被解救了一般。所以,用古人一半的事功,必将完成两倍于他们的伟业,也只有当今这个时代才行。”
 
【注释
 
(1)为食、为饮:为,做,置办。
 
(2)置邮而传命:设置驿站来传达政令。逢彬按,朱熹说这句的“置”“邮”都是驿站,恐误。“置邮而传命”也即所谓“以邮传命”(《吕氏春秋·离俗览》:“故曰德之速,疾乎以邮传命。”),这能得到文献佐证:“于是秦始征晋河东,置官司焉。”(《左传·僖公十五年》)况且,“而”的功能是连接两个谓词性结构。如“置邮”是谓宾结构,则“而”在此文从字顺;否则,如“置邮”为同义短语,就必须用名词活用来解释了。详见杨逢彬《孟子新注新译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