曰:“管仲以其君霸,晏子以其君显。管仲、晏子犹不足为与?”曰:“以齐王,由反手也。” 曰:“若是,则弟子之惑滋甚。且以文王之德,百年而后崩,犹未洽于天下;武王、周公继之,然后大行。今言王若易然,则文王不足法与?” 曰:“文王何可当也?由汤至于武丁,贤圣之君六七作,天下归殷久矣,久则难变也。武丁朝诸侯,有天下,犹运之掌也。纣之去武丁未久也,其故家遗俗,流风善政,犹有存者;又有微子、微仲、王子比干、箕子、胶鬲——皆贤人也——相与辅相之,故久而后失之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曰:“管仲以其君霸,晏子以1其君显。管仲、晏子犹不足为与?”曰:“以齐王,由2反手也。”
 
曰:“若是,则弟子之惑滋甚3。且4以文王之德,百年而后崩,犹未洽5于天下;武王、周公6继之,然后大行。今言王若易然,则文王不足法与?”
 
曰:“文王何可当也?由汤至于武丁,贤圣之君六七作7,天下归殷久矣,久则难变也。武丁朝诸侯,有天下,犹运之掌也。纣之去武丁未久也8,其故家遗俗,流风善政,犹有存者;又有微子、微仲、王子比干、箕子、胶鬲——皆贤人也——相与辅相之9,故久而后失之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公孙丑说:“管仲使桓公称霸天下,晏子使景公名扬诸侯。管仲、晏子难道还不值得学习吗?”孟子说:“以齐国来统一天下,易如反掌。”
 
公孙丑说:“像您这样说,我的疑惑便更深了。像文王那样的德行,活了百年才崩殂,他推行的德政,还没有周遍于天下;武王、周公继承了他的事业,然后才大大地推行了王道〔,统一了天下〕。现在您把统一天下说得那么容易,那么,文王也不值得效法了吗?”
 
孟子说:“文王谁又能比得上呢?从汤到武丁,贤明之君兴起多达六七次,天下的人归服殷朝已经很久了,时间一久便很难转变。武丁使诸侯来朝并治理天下,就好像在手掌中运转小球一样。纣王的年代距武丁时并不太久,当时的世家耆老、善良习俗、先民遗风、仁惠政教还有幸存的,又有微子、微仲、王子比干、箕子、胶鬲——都是贤德的人——共同辅佐他,所以历经长久才亡国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以:使,把。
 
(2)由:同“犹”。
 
(3)滋甚:更厉害;滋,愈加,更加。
 
(4)且:况且。
 
(5)洽:沾润,周遍。
 
(6)周公:姓姬,名旦,武王之弟;助武王伐纣,一统天下;后又辅助成王安定天下。他是鲁国的始祖。
 
(7)作:兴起。
 
(8)纣之去武丁未久也:由武丁至纣,虽然经历七帝,但时间并不长。
 
(9)“又有”至“相与辅相之”:微子名启,纣的庶兄。微仲,微子之弟,名衍。王子比干,纣的叔父,屡次向纣进谏,纣说:“吾闻圣人心有七窍。”于是剖之以观其心。箕子也是纣的叔父,比干被杀,箕子装疯为奴,又被囚;武王灭商后,他被释放。胶鬲(gé),纣王之臣。相与,共同。辅相(xiàng),辅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