曰:“君馈之,则受之,不识可常继乎?”曰:“缪公之于子思也,亟问,亟馈鼎肉。子思不悦。于卒也, 摽使者出诸大门之外,北面稽首再拜而不受,曰:‘今而后知君之犬马畜。’盖自是台无馈也,悦贤不能举,又不能养也,可谓悦贤乎?” 曰:“敢问国君欲养君子,如何斯可谓养矣?”曰:“以君命将之,再拜稽首而受。其后廪人继粟,庖人继肉,不以君命将之。子思以为鼎肉使己仆仆尔亟拜也,非养君子之道也。尧之于舜也,使其子九男事之,二女女焉,百官牛羊仓廪备,以养舜于畎亩之中,后举而加诸上位。故曰,王公之尊贤者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曰:“君馈之,则受之,不识可常继乎?”曰:“缪公之于子思也,亟问1,亟馈鼎肉2。子思不悦。于卒也, 摽3使者出诸大门之外,北面稽首再拜4而不受,曰:‘今而后知君之犬马畜。’盖自是台无馈5也,悦贤不能举,又不能养也,可谓悦贤乎?”
 
曰:“敢问国君欲养君子,如何斯可谓养矣?”曰:“以君命将6之,再拜稽首而受。其后廪人继粟,庖人7继肉,不以君命将之。子思以为鼎肉使己仆仆尔8亟拜也,非养君子之道也。尧之于舜也,使其子九男事之,二女女焉,百官牛羊仓廪备,以养舜于畎亩之中,后举而加9诸上位。故曰,王公之尊贤者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问道:“君主给他馈赠,他也就接受,不知道可以经常这样做吗?”答道:“鲁缪公对于子思,就是屡次问候,屡次送给他肉食,子思不高兴。最后一次,子思便挥手把来人赶出大门,然后朝北面磕头作揖拒绝了,并说:‘今天才知道君主把我当狗当马畜养。’大概从此才不让仆役给子思送礼了。喜爱贤人,却不能重用,又不能有礼貌地照顾生活,可以说是喜爱贤人吗?”
 
问道:“国君要在生活上照顾君子,要怎样才能照顾得好呢?”答道:“先称述君主的旨意送给他,他便作揖磕头而接受。然后管理仓库的人经常送来谷米,掌管伙食的人经常送来肉食,这些都不用称述君主的旨意了〔,接受者也就可以不再作揖磕头了〕。子思认为为了一块肉便让自己劳神费力作揖行礼,这便不是照顾君子生活的方式了。尧对于舜,让自己的九个儿子向他学习,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他,而且百官、牛羊、仓库全都具备,来让舜在田野中得到周到的生活照顾,然后提拔他到很高的职位上。所以说,这才算是王公尊敬贤者呀!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问:问讯,问候。
 
(2)鼎肉:熟肉。
 
(3)摽:音biāo,挥手让别人走开。
 
(4)稽首再拜:碰头于地叫作稽首;再拜,作揖两次;“再拜稽首”是吉拜,表示接受礼物;“稽首再拜”是凶拜,表示拒绝礼物。
 
(5)自是台无馈:台,仆役。赵岐《注》:“台,贱官主使令者。《传》曰:‘仆臣台。’从是之后,台不持馈来,缪公愠也。”杨树达先生认为此句应读为“自是始无馈”,恐非。因为,“自是+N+V”(N,名词;V,动词)格式的句子在《孟子》成书年代语言中较为常见如:“初,丽姬之乱,诅无畜群公子,自是晋无公族。”(《左传·宣公二年》)而读为“自是始无馈”,则只能归纳为“自是+V”格式。后者仅见一例:“孙文子自是不敢舍其重器于卫。”(《左传·成公十四年》)况且,“始无”这一词组,最早见于典籍者,为成书于南北朝梁代之《南齐书·列传第五》:“民始无惊恐。”详见杨逢彬《孟子新注新译》。
 
(6)将:送。
 
(7)庖人:官名,类似现在的食堂主任。
 
(8)仆仆尔:烦琐的样子。
 
(9)加:加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