曰:“百工之事固不可耕且为也。” “然则治天下独可耕且为与?有大人之事,有小人之事。且一人之身,而百工之所为备;如必自为而后用之,是率天下而路也。故曰,或劳心,或劳力;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;治于人者食人,治人者食于人,天下之通义也。 “当尧之时,天下犹未平,洪水横流,泛滥于天下,草木畅茂,禽兽繁殖,五谷不登,禽兽逼人,兽蹄鸟迹之道交于中国。尧独忧之,举舜而敷治焉。舜使益掌火,益烈山泽而焚之4,禽兽逃匿。禹疏九河,瀹济漯而注诸海,决汝汉,排淮泗而注之江,然后中国可得而食也。当是时也,禹八年于外,三过其门而不入,虽欲耕,得乎?

【原文】
 
曰:“百工之事固不可耕且为也。”
 
“然则治天下独可耕且为与?有大人之事,有小人之事。且一人之身,而百工之所为备;如必自为而后用之,是率天下而路1也。故曰,或劳心,或劳力;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;治于人者食人2,治人者食于人,天下之通义也。
 
“当尧之时,天下犹未平,洪水横流,泛滥于天下,草木畅茂,禽兽繁殖,五谷不登,禽兽逼人,兽蹄鸟迹之道交于中国。尧独忧之,举舜而敷3治焉。舜使益掌火,益烈山泽而焚之4,禽兽逃匿。禹疏九河5,瀹济漯6而注诸海,决汝汉,排淮泗而注之江7,然后中国可得而食也。当是时也,禹八年于外,三过其门而不入,虽欲耕,得乎?
 
【译文】
 
陈相答道:“各种工匠的活计本来就不可能一边种地一边又来干的。”
 
“难道治理天下的活计就独独能够一边种地一边来干的吗?有官吏的工作,有小民的工作。只要是一个人,各种工匠的产品对他就是必不可少的;如果每件东西都要自己制造才去用它,那是率领天下的人疲于奔命。所以我说,有的人劳动脑力,有的人劳动体力;脑力劳动者管理人,体力劳动者被人管理;被管理者向别人提供吃穿用度,管理者的吃穿用度仰仗于别人,这是普天之下的通则。
“当尧的时候,天下还是一片洪荒,大水乱流,泛滥全天下,草木茂密地生长,鸟兽快速地繁殖,谷物却没有收成,飞禽走兽威逼人类,华夏大地遍布它们的足迹。只有尧一个人为这事忧虑,于是选拔舜来总管治理工作。舜命令伯益主持放火工作,伯益便将山野沼泽分割成块逐片焚烧,迫使鸟兽逃跑隐匿。禹又疏浚九河,把济水漯水疏导入海,挖掘汝水汉水,疏通淮水泗水,引导众水流入长江,这样中国人民才可以种地吃上饭。在这一时期,禹八年奔波在外,好几次经过自己家门都忙得不能进去,即使他想种地,做得到吗?
 
【注释】
 
(1)路:同“露”,破败。
 
(2)食人:提供给别人吃;食,音sì,给……吃。
 
(3)敷:同“溥”“普”,遍。
 
(4)益烈山泽而焚之:伯益将山野沼泽分割成块而焚烧之;烈,大约通“裂”,分割。详见杨逢彬《孟子新注新译》。
 
(5)九河:分别为徒骇、大史、马颊、覆釜、胡苏、简、絜、钩盘、鬲津。
 
(6)瀹济漯:瀹,音yuè,疏导;济、漯,都是水名;漯,音tà。
 
(7)决汝汉,排淮泗而注之江:除汉水外,汝与淮、泗都不入江;其实孟子这里不过申述禹治水之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