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友反命,定为三年之丧。父兄百官皆不欲,曰:“吾宗国鲁先君莫之行,吾先君亦莫之行也,至于子之身而反之,不可。且《志》曰:‘丧祭从先祖。’曰:‘吾有所受之也。’” 谓然友曰:“吾他日未尝学问,好驰马试剑。今也父兄百官不我足也,恐其不能尽于大事,子为我问孟子!”然友复之邹问孟子。

【原文】
 
然友反命,定为三年之丧。父兄百官皆不欲,曰:“吾宗国1鲁先君莫之行,吾先君亦莫之行也,至于子之身而反之,不可。且《志》2曰:‘丧祭从先祖。’曰:‘吾有所受之也。’”
 
谓然友曰:“吾他日未尝学问,好驰马试剑。今也父兄百官不我足也,恐其3不能尽于大事,子为我问孟子!”然友复之邹问孟子。
 
【译文】
 
然友回国传达了孟子的话,太子便决定行三年的丧礼。父老官吏都不愿意,说:“我们宗主国鲁国的历代君主没有实行过,我国的历代君主也没有实行过,到你这一代却来改变成法,这是要不得的。而且《志》说过:‘丧礼祭礼一律依照祖宗成法。’意思是说,我们是有成法可依的。”
 
太子便对然友说:“我过去不曾做过学问,只喜欢跑马舞剑。现在,父老们官吏们都对我的主张不满,恐怕这一丧礼不能够让我尽心竭力去做,您再替我去问问孟子吧!”于是,然友又到邹国去问孟子。
 
【注释】
 
(1)宗国:周朝重宗法,鲁、滕诸国的始封祖都是周文王之子;其中周公封鲁,行辈较长,因之其余姬姓诸国均以鲁为宗国。
 
(2)《志》:记录国家大事的书。
 
(3)其:世子自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