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子曰:“仲尼亟称于水,曰:‘水哉,水哉!’何取于水也?”孟子曰:“源泉混混,不舍昼夜,盈科而后进,放乎四海。有本者如是,是之取尔。苟为无本,七八月之间雨集,沟浍皆盈;其涸也,可立而待也。故声闻过情,君子耻之。”

【原文】
 
徐子1曰:“仲尼亟2称于水,曰:‘水哉,水哉!’何取于水也?”孟子曰:“源泉混混3,不舍昼夜,盈科而后进4,放乎四海。有本者如是,是之取尔5。苟为无本,七八月之间雨集6,沟浍皆盈;其涸也,可立而待也。故声闻7过情,君子耻之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徐子说:“孔子好几次称赞水,说:‘水呀,水呀!’他看中了水的哪一点呢?”孟子说:“泉水滚滚向前,昼夜不息,灌满坑坑坎坎,又继续奔流,一直奔向大海。凡有本源的都是这样,孔子就看中这一点罢了。如果没有本源,即使七八月间大雨滂沱,把大小沟渠都灌满了;但是它的干涸,也就一会儿的工夫。所以声誉超过实情的,君子以它为耻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徐子:徐辟;参见《滕文公上》第五章。
 
(2)亟:音qì,屡次。
 
(3)混混:水流浩大的样子。
 
(4)科:坎。
 
(5)是之取尔:“取是尔”的倒装;尔,同“耳”。
 
(6)七八月之间雨集:周历七八月相当于夏历五六月,正是雨多的时候。
 
(7)闻:音wèn,名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