滕文公问曰:“滕,小国也;竭力以事大国,则不得免焉,如之何则可?” 孟子对曰:“昔者大王居邠,狄人侵之。事之以皮币,不得免焉;事之以犬马,不得免焉;事之以珠玉,不得免焉。乃属其耆老而告之曰:‘狄人之所欲者,吾土地也。吾闻之也:君子不以其所以养人者害人。二三子何患乎无君?我将去之。’去邠,逾梁山,邑于岐山之下居焉。邠人曰:‘仁人也,不可失也。’从之者如归市。或曰:‘世守也,非身之所能为也。效死勿去。’君请择于斯二者。”

【原文】
 
滕文公问曰:“滕,小国也;竭力以事大国,则不得免1焉,如之何则可?”
 
孟子对曰:“昔者大王居邠,狄人侵之。事之以皮币2,不得免焉;事之以犬马,不得免焉;事之以珠玉,不得免焉。乃属其耆老3而告之曰:‘狄人之所欲者,吾土地也。吾闻之也:君子不以其所以养人者害人。二三子何患乎无君?我将去之4。’去邠,逾梁山5,邑6于岐山之下居焉。邠人曰:‘仁人也,不可失也。’从之者如归市7。
 
或曰:‘世守也,非身之所能为也。效死勿去。’君请择于斯二者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滕文公问道:“滕是个小国,尽心竭力服事大国,仍然难免于祸害,怎么办才好呢?
 
”孟子答道:“从前太王住在邠地,狄人来侵犯他。用皮裘和布帛去笼络,不能幸免;用好狗名马去笼络,不能幸免;用珍珠宝玉去笼络,仍然不能幸免。太王便召集邠地德高望重的老年人,向他们宣布:‘狄人所要的,乃是我们的土地。我听说过这个:有德行的人不让本来用以养人的东西成为祸害。你们何必害怕没有君主呢?我得离开了。’于是离开邠地,翻过梁山,在岐山之下重新盖了个庄子住了下来。邠地的老百姓说:‘是有仁德的人哪,我们不能失去他。’追随他的人好像赶集的一样多。
 
也有人说:‘土地是祖宗传下世世代代必须守住的基业,不是我本人能擅自把它丢弃的,宁愿死,也不离开。’以上两条道路,您可以在其中选择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免:幸免。
 
(2)皮币:皮,裘皮衣;币,缯帛。
 
(3)属其耆老:属,集会,集合;耆(qí)老,一地之年长者。
 
(4)去之:离开我们的土地;去,离开。
 
(5)梁山:在今陕西乾县西北;由邠至岐,梁山为必经之地。
 
(6)邑:这里活用为建筑城邑。
 
(7)归市:归,归向,趋向;市,集市。
 
(8)身:本身,本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