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景公悦,大戒于国,出舍于郊。于是始兴发补不足。召大师曰:‘为我作君臣相说之乐!’盖《招》《角招》是也。其诗曰:‘畜君何尤?’畜君者,好君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“景公悦,大戒于国1,出舍于郊。于是始兴发2补不足。召大师3曰:‘为我作君臣相说之乐!’盖《招》《角招》4是也。其诗曰:‘畜君何尤5?’畜君者,好君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“景公听了,大为高兴。先在都城发布命令,然后驻扎郊外。这时便大行仁政,拿出钱粮,救济穷人。景公又把乐官长叫来,对他说:‘给我创作君臣同乐的乐曲!’这乐曲就是《徵招》《角招》,歌词说:‘畜君有什么不对呢?’畜君,就是喜爱国君的意思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大戒于国:逢彬按,此谓将更始决心遍告国中。戒,告诫,发布命令。《逸周书·周书序》:“周公陈武王之言及,以赞己言,戒乎成王,作《大戒》。”《国语·吴语》:“吴王夫差既许越成,乃大戒师徒,将以伐齐。”“戒乎成王”,谓告诫成王;“大戒师徒”,相当于今日的誓师,主要内容是对师徒训话。详见杨逢彬《孟子新注新译》。
 
(2)兴发:兴,实行仁政;发,开仓济贫。
 
(3)大师:即“太师”,古代乐官之长。
 
(4)《徵招》《角招》:徵(zhǐ)和角是古代五音(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)中的两个;招,同“韶”。
 
(5)尤:错误,过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