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宣王见孟子于雪宫。王曰:“贤者亦有此乐乎?” 孟子对曰:“有。人不得,则非其上矣。不得而非其上者,非也;为民上而不与民同乐者,亦非也。乐民之乐者,民亦乐其乐;忧民之忧者,民亦忧其忧。乐以天下,忧以天下,然而不王者,未之有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齐宣王见孟子于雪宫1。王曰:“贤者亦有此乐乎?”
 
孟子对曰:“有。人不得,则非其上矣。不得而非其上者,非也;为民上而不与民同乐者,亦非也。乐民之乐者,民亦乐其乐;忧民之忧者,民亦忧其忧。乐以天下,忧以天下2,然而不王者,未之有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齐宣王在他的别墅雪宫里接见孟子。宣王问道:“贤人也有这种快乐吗?”
 
孟子答道:“有的。他们要是得不到这种快乐,就会非议他们的统治者的。得不到快乐就讲统治者的坏话,固然不对;作为老百姓的统治者有快乐而不与老百姓一同享受,也是不对的。把老百姓的快乐当作他自己的快乐的,老百姓也会把他的快乐当作自己的快乐;把老百姓的忧愁当作自己的忧愁的,老百姓也会把他的忧愁当作自己的忧愁。以天下万民之乐为乐,以天下万民之忧为忧,这样还不能使天下归服于他的,是从来不曾有的事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雪宫:齐宣王的离宫(别墅)。
 
(2)乐以天下,忧以天下:乐,以天下(民之乐),忧,以天下(民之忧);也即,以天下民之乐为乐,以天下民之忧为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