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曰:“否;吾何快于是?将以求吾所大欲也。”曰:“王之所大欲可得闻与?”王笑而不言。 曰:“为肥甘不足于口与?轻暖不足于体与?抑为采色不足视于目与?声音不足听于耳与?便嬖不足使令于前与?王之诸臣皆足以供之,而王岂为是哉?”曰:“否;吾不为是也。” 曰:“然则王之所大欲可知已,欲辟3土地,朝秦楚,莅中国而抚四夷也。以若所为求若所欲,犹缘木而求鱼也。”王曰:“若是其甚与?” 曰:“殆有甚焉。缘木求鱼,虽不得鱼,无后灾。以若所为求若所欲,尽心力而为之,后必有灾。”

【原文】
 
王曰:“否;吾何快于是?将以求吾所大欲也。”曰:“王之所大欲可得闻与?”王笑而不言。
 
曰:“为肥甘不足于口与?轻暖不足于体与?抑为采色1不足视于目与?声音不足听于耳与?便嬖不足使令于前与?王之诸臣皆足以供之,而王岂为是哉?”曰:“否;吾不为是也。”2
 
曰:“然则王之所大欲可知已,欲辟3土地,朝4秦楚,莅5中国而抚四夷也。以若所为求若6所欲,犹缘木而求鱼也。”王曰:“若是其甚与?”
 
曰:“殆有甚焉7。缘木求鱼,虽不得鱼,无后灾。以若所为求若所欲,尽心力而为之,后必有灾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宣王说:“不,我为什么非要这样做才快活呢?这样做,不过是追求满足我最大的愿望啊。”孟子说:“我可以听听王的最大愿望吗?”宣王只是笑,不作声。
 
孟子接着说:“是为了肥美的食物不够吃吗?是为了轻暖的衣服不够穿吗?或者是为了鲜艳的色彩不够看吗?是为了曼妙的音乐不够听吗?是为了贴身的小臣不够您使唤吗?这些,您的臣下都能尽量供给,但是王真的是为了这些吗?”宣王说:“不,我不是为了这些。”
 
孟子说:“那么,您的最大愿望可以知道了。您是想要广辟疆土,您是想要秦楚来朝,您是想要治理华夏而抚有四夷。不过,以您这样的作为来满足您这样的愿望,就好比爬到树上去抓鱼一样。”宣王说:“有这样严重吗?”
 
孟子说:“恐怕比这更严重呢!爬上树去抓鱼,虽然抓不到,却没有灾祸。以您这样的作为去满足您这样的愿望,殚精竭虑去干了,〔不但达不到目的,〕还有灾祸在后头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采色:即“彩色”。
 
(2)便嬖:音pián bì,得到王的宠幸且朝夕相伴者。
 
(3)辟:开辟。
 
(4)朝:使其朝觐。
 
(5)莅:音lì,临。
 
(6)若:如此,后来写作“偌”。
 
(7)殆有甚焉:殆,可能。逢彬按,《孟子译注》:“有,同又。”似未达一间。a.周秦典籍中未见“殆又”,而其他“殆有”之“有”均本字。b.此句为孟子回答王所言“若是其甚与”所说,“有甚”作谓语。当时语言中,“有甚”常见,“甚”是“有”的宾语。详见杨逢彬《孟子新注新译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