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都子曰:“滕更之在门也,若在所礼,而不答,何也?”孟子曰:“挟贵而问,挟贤而问,挟长而问,挟有勋劳而问,挟故而问,皆所不答也。滕更有二焉。”

【原文】
 
公都子曰:“滕更2之在门也,若在所礼,而不答,何也?”孟子曰:“挟贵而问,挟贤而问,挟长而问,挟有勋劳而问,挟故而问,皆所不答也。滕更有二焉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说:“天下清明,以自己一身去贯彻‘道’;天下黑暗,君子则不惜为‘道’而死;没有听说过牺牲‘道’来迁就别人的。”公都子说:“滕更在您门下的时候,似乎在礼遇之列,可您不回答他,为什么呢?”孟子说:“仗着权势来发问,仗着贤能来发问,仗着年长来发问,仗着有功来发问,仗着故交来发问,都是我不回答的。滕更便占了两条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以道殉身:意思是“道”为自己所运用。
 
(2)滕更:滕国国君的弟弟,孟子的学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