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应问曰:“舜为天子,皋陶为士,瞽瞍杀人,则如之何?”孟子曰:“执之而已矣。” “然则舜不禁与?”曰:“夫舜恶得而禁之?夫有所受之也。” “然则舜如之何?”曰:“舜视弃天下犹弃敝也。窃负而逃,遵海滨而处,终身欣然,乐而忘天下。”

【原文】
 
桃应1问曰:“舜为天子,皋陶为士,瞽瞍杀人,则如之何?”孟子曰:“执之而已矣。”
 
“然则舜不禁与?”曰:“夫舜恶得而禁之?夫有所受之也。”
 
“然则舜如之何?”曰:“舜视弃天下犹弃敝2也。窃负而逃,遵海滨而处,终身欣然,乐而忘天下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桃应问道:“舜做天子,皋陶做法官,如果瞽瞍杀了人,那怎么办?”孟子答道:“把他逮捕起来罢了。”
 
“那么,舜不阻止吗?”答道:“舜凭什么去阻止呢?皋陶那样做是有所依据的。”
 
“那么,舜该怎么办呢?”答道:“舜把丢掉天子之位看作丢掉破拖鞋一般。偷偷地背着父亲而逃走,傍着海边住下来,一辈子逍遥快乐,忘记了他曾经君临天下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桃应:孟子弟子。
 
(2)蹝:音xǐ,亦作“屣”,没有脚跟的鞋子,类似现在的拖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