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曰:“孔子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,故观于海者难为水,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。观水有术,必观其澜。日月有明,容光必照焉。流水之为物也,不盈科不行;君子之志于道也,不成章不达。”

【原文】
 
孟子曰:“孔子登东山1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,故观于海者难为水,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。观水有术,必观其澜。日月有明,容光2必照焉。流水之为物也,不盈科不行;君子之志于道也,不成章不达3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说:“孔子登上东山之巅,便觉得鲁国渺小;登上泰山之巅,便觉得天下渺小;所以见过海洋的人,别的水波便不值得他一看了;在圣人门下学习过的人,别的议论便不值得他一听了。观看水波也有讲究,一定要看它汹涌澎湃的壮观。太阳月亮的光辉,一点小缝隙都能透过。水流的特性是,不把土坎灌满,不再向前流;有志于道的君子,没有一定的修为,便不走仕进之路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东山:即蒙山,在今山东蒙阴南。
 
(2)容光:小缝隙。
 
(3)不成章不达:成章,事物达到一定的阶段,具有一定的规模;不达,不达目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