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去齐。尹士语人曰:“不识王之不可以为汤武,则是不明也;识其不可,然且至,则是干泽也。千里而见王,不遇故去,三宿而后出昼,是何濡滞也?士则兹不悦!” 高子以告。曰:“夫尹士恶知予哉?千里而见王,是予所欲也;不遇故去,岂予所欲哉?予不得已也。予三宿而出昼,于予心犹以为速,王庶几改之!王如改诸,则必反予。夫出昼,而王不予追也,予然后浩然有归志。予虽然,岂舍王哉!王由足用为善;王如用予,则岂徒齐民安,天下之民举安。王庶几改之!予日望之!予岂若是小丈夫然哉?谏于其君而不受,则怒,悻悻然见于其面,去则穷日之力而后宿哉?” 尹士闻之曰:“士诚小人也!”

【原文】
 
孟子去齐。尹士1语人曰:“不识王之不可以为汤武,则是不明也;识其不可,然且至,则是干泽2也。千里而见王,不遇故去,三宿而后出昼,是何濡滞3也?士则兹不悦4!”
 
高子5以告。曰:“夫尹士恶知予哉?千里而见王,是予所欲也;不遇故去,岂予所欲哉?予不得已也。予三宿而出昼,于予心犹以为速,王庶几6改之!王如改诸,则必反予。夫出昼,而王不予追7也,予然后浩然8有归志。予虽然,岂舍王哉!王由9足用为善;王如用予,则岂徒齐民安,天下之民举安。王庶几改之!予日望之!予岂若是10小丈夫然哉?谏于其君而不受,则怒,悻悻然见于其面11,去则穷日之力而后宿哉?”
 
尹士闻之曰:“士诚小人也!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离开了齐国,尹士对别人说:“不晓得齐王不能够做商汤、周武,那是孟子糊涂;晓得齐王不行,然而还要来,那他就是来求取富贵的。大老远跑来,话不投机而离去,在昼县住了三晚才离开,为什么这样拖拖拉拉呢?
 
这种情形我很不喜欢!”
 
高子把这话告诉了孟子。孟子说:“那尹士哪能了解我呢?大老远跑来和齐王见面,是我抱有希望;话不投机而离去,难道是我希望的吗?我只是不得已罢了。我在昼县住了三晚才离开,我心里觉得还是太快了,我心想王或许会改变态度的;王如果改变态度,就一定会召我返回。我出了昼县,王还没有追回我,我才铁定了回乡的念头。即便这样,我难道肯抛弃王吗?王仍然足以行仁政;王如果用我,又何止齐国的百姓得享太平,天下的百姓都将得享太平。王或许会改变态度的!我天天盼啊盼啊!我难道非要像那小肚鸡肠男人一般:向王进谏,王不接受,便生闷气,失望不满全写在脸上;一旦离开,就跑得精疲力竭才肯歇脚吗?”
 
尹士听了这话后说:“我尹士真是个小人哪!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尹士:齐国人。
 
(2)干泽:求禄位;干,求;泽,禄位。
 
(3)濡滞:停留,迟滞。
 
(4)兹不悦:兹,此;“兹不悦”即“不悦此”。
 
(5)高子:孟子弟子。
 
(6)庶几:或许。
 
(7)不予追:不追回我;予,我。先秦汉语中,否定句中的代词作宾语通常要置于谓语动词前面。
 
(8)浩然:水流汹涌的样子。
 
(9)由:通“犹”。
 
(10)是:此,这。
 
(11)悻悻然见于其面:悻悻然,猥琐而器量狭小的样子;见,同“现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