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去齐,宿于昼。有欲为王留行者,坐而言。不应,隐几而卧。客不悦曰:“弟子齐宿而后敢言,夫子卧而不听,请勿复敢见矣。”曰:“坐!我明语子。昔者鲁缪公无人乎子思之侧,则不能安子思;泄柳、申详无人乎缪公之侧,则不能安其身。子为长者虑,而不及子思;子绝长者乎?长者绝子乎?”

【原文】
 
孟子去齐,宿于昼1。有欲为王留行者,坐而言。不应,隐几2而卧。客不悦曰:“弟子齐宿3而后敢言,夫子卧而不听,请勿复敢见矣。”曰:“坐!我明语子。昔者鲁缪公无人乎子思之侧,则不能安子思4;泄柳、申详5无人乎缪公之侧,则不能安其身。子为长者6虑,而不及子思;子绝长者乎?长者绝子乎?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离开齐国,在昼县过夜。有一位想替齐王挽留孟子的人坐着对孟子说话,孟子未予理睬,伏在坐几上打瞌睡。来人不高兴地说:“为了和您谈话,我昨天就整洁身心,想不到您竟打瞌睡,不听我说,请允许我今后再不敢和您见面了。”〔说着,起身要走。〕孟子说:“坐下来!让我明白地告诉你。过去,〔鲁缪公是如何对待贤者的呢?〕他如果没有人在子思身边,就不能使子思安心;如果泄柳、申详没有人在鲁缪公身边,也就不能使自己安心。你替我这个老人家考虑一下吧:我的待遇还比不上子思,〔你不去劝齐王改变态度,却来挽留我,〕那么,是你对我这老人家做得绝呢,还是我这老人家对你做得绝?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昼:齐都临淄西南地名。
 
(2)隐几:隐,靠着,伏着;几,音jī,即居几、坐几,为老年人坐时所倚靠的一种家具。
 
(3)齐宿:先一日斋戒;齐,通“斋”。
 
(4)“昔者鲁缪公”至“安子思”:缪,同“穆”;鲁缪公,名显,在位三十三年;子思,孔子之孙,名伋;缪公尊敬子思,经常派人向子思表达他的诚意,子思于是能安心地留下来。
 
(5)泄柳、申详:泄柳即《告子下》第六章之子柳,鲁缪公时贤人;申详,孔子学生子张之子,子游之婿。
 
(6)长者:孟子年老,故自称长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