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致为臣而归。王就见孟子,曰:“前日愿见而不可得,得侍同朝,甚喜;今又弃寡人而归,不识可以继此而得见乎?”对曰:“不敢请耳,固所愿也。” 他日,王谓时子曰:“我欲中国而授孟子室,养弟子以万钟,使诸大夫国人皆有所矜式。子盍为我言之!”

【原文】
 
孟子致为臣而归。王就见孟子,曰:“前日愿见而不可得,得侍同朝,甚喜1;今又弃寡人而归,不识可以继此而得见乎?”对曰:“不敢请耳,固所愿也。”
 
他日,王谓时子2曰:“我欲中国3而授孟子室,养弟子以万钟4,使诸大夫国人皆有所矜式。子盍为我言之!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辞去官职准备回老家,齐王到孟子家中相见,说:“过去希望看到您,未能如愿;后来能够同朝共事,我真高兴;现在您又扔下我回去了,不晓得我们今后还可以见面不?”答道:“这个,我只是不敢请求罢了,本来是很希望的。”
 
过了几天,齐王对时子说:“我想在国都中央给孟子一幢房屋,用万钟之粟来养育他的学生,使各位大夫和百姓都有个榜样。你何不为我去和孟子谈谈!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得侍同朝甚喜:逢彬按,中华书局朱熹《孟子集注》标点为“得侍,同朝甚喜”,焦循《孟子正义》及杨伯峻《孟子译注》标点为“得侍同朝,甚喜”,后者得之。因为,当“侍”表“陪从于尊长之侧”及“侍候”意义时,“得侍,同朝甚喜”的读法文不成义;因“甚喜”前紧接一谓词性结构类似“同朝”者,从未之见。但因为这一意义的“侍”能带处所宾语,故“得侍同朝,甚喜”是文从字顺的。如:“执荐者百人侍西房。”(《荀子·正论》)“王子应之曰:‘吾闻太师将来,甚喜。’”(《逸周书·太子晋解》)
 
(2)时子:齐国大臣。
 
(3)中国:国都之中。
 
(4)钟:古容量单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