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将朝王,王使人来曰:“寡人如就见者也,有寒疾,不可以风。朝,将视朝,不识可使寡人得见乎?”对曰:“不幸而有疾,不能造朝。”明日,出吊于东郭氏。公孙丑曰:“昔者辞以病,今日吊,或者不可乎?”曰:“昔者疾,今日愈,如之何不吊?” 王使人问疾,医来。孟仲子对曰:“昔者有王命,有采薪之忧,不能造朝。今病小愈,趋造于朝,我不识能至否乎?”使数人要于路,曰:“请必无归,而造于朝!”不得已而之景丑氏宿焉。

【原文】
 
孟子将朝王,王使人来曰:“寡人如1就见者也,有寒疾,不可以风。朝,将视朝,不识可使寡人得见乎?”对曰:“不幸而有疾,不能造朝。”明日,出吊于东郭氏2。公孙丑曰:“昔者3辞以病,今日吊,或者4不可乎?”曰:“昔者疾,今日愈,如之何不吊?”
 
王使人问疾,医来。孟仲子5对曰:“昔者有王命,有采薪之忧6,不能造朝。今病小愈,趋造于朝,我不识能至否乎?”使数人要7于路,曰:“请必无归,而造于朝!”不得已而之景丑氏8宿焉。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正要去朝见齐王,这时王派了个人来传话:“我本来应该去你那儿看你,但是感冒了,不能吹风。明天早晨,我将临朝办公,不知道能让我见见您吗?”孟子答道:“很不幸,我也有病,不能上朝。”第二天,孟子要到东郭大夫家去吊丧。公孙丑说:“昨天假托有病辞掉了王的召见,今天又去吊丧,大概不行吧?”孟子说:“昨天有病,今天好了,为什么不去吊丧呢?”
 
齐王打发人来探病,医生也来了。孟仲子对来人说:“昨天王有命令来,他得了小病,不能奉命上朝。今天刚好一点,就急忙上朝去了,但我不晓得他能否走到。”然后孟仲子派了好几个人分别在路上拦截孟子,说:“您一定不要回家,要赶快上朝去。”孟子没有办法,就去景丑家住了一宿。
 
【注释】
 
(1)如:宜,应当。
 
(2)东郭氏:齐国大夫。
 
(3)昔者:以前。
 
(4)或者:大概。
 
(5)孟仲子:大约是孟子的堂兄弟。
 
(6)采薪之忧:疾病的委婉说法,为当时交际上的习惯用语。
 
(7)要:音yāo,拦截。
 
(8)景丑氏:其人已不可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