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孙丑问曰:“夫子当路于齐,管仲、晏子之功,可复许乎?” 孟子曰:“子诚齐人也,知管仲、晏子而已矣。或问乎曾西曰:‘吾子与子路孰贤?’曾西蹴然曰:‘吾先子之所畏也。’曰:‘然则吾子与管仲孰贤?’曾西艴然不悦,曰:‘尔何曾比予于管仲?管仲得君如彼其专也,行乎国政如彼其久也,功烈如彼其卑也;尔何曾比予于是?’” 曰:“管仲,曾西之所不为也,而子为我愿之乎?”

【原文】
 
公孙丑1问曰:“夫子当路2于齐,管仲、晏子3之功,可复许4乎?”
 
孟子曰:“子诚齐人也,知管仲、晏子而已矣。或问乎曾西5曰:‘吾子与子路孰贤6?’曾西蹴然7曰:‘吾先子8之所畏也。’曰:‘然则吾子与管仲孰贤?’曾西艴然9不悦,曰:‘尔何曾10比予于管仲?管仲得君如彼其专也,行乎国政如彼其久也,功烈如彼其卑也;尔何曾比予于是?’”
 
曰11:“管仲,曾西之所不为也,而子为12我愿之乎?”
 
【译文】
 
公孙丑问道:“您如果在齐国当权,管仲、晏子的功业可以复兴吗?”
 
孟子说:“你真是个齐国人,仅仅知道管仲、晏子而已。曾经有人问曾西:‘您和子路相比,谁强些?’曾西不安地说:‘他是先父所敬畏的人。’那人又问:‘那么,您和管仲相比,谁强些?’曾西马上变了脸色,不高兴地说:‘你为什么竟把我和管仲相比?管仲得到君上的信赖是那样专一,操持国家的大政是那样长久,而功绩却那样卑小。你为什么竟把我和他相比?’”停了一会儿,孟子又说:“管仲是曾西不愿相比的人,而你以为我愿意学他吗?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公孙丑:孟子弟子。
 
(2)当路:当权,当政。
 
(3)管仲、晏子:管仲,齐桓公之相;晏子即晏婴,齐景公之相。
 
(4)许:兴。
 
(5)曾西:曾申,字子西,鲁人,曾参之子。
 
(6)吾子与子路孰贤:吾子,对对方表亲密的称谓词;子路,孔子弟子,即仲由。
 
(7)蹴然:不安貌;蹴,音cù。
 
(8)先子:古人用以称其已逝世的长辈;此处指曾参(孔子弟子,与子路为同学,年辈晚于子路)。
 
(9)艴然:就是“勃然”,愤怒貌;艴,音bó。
 
(10)曾:竟然。
 
(11)曰:仍是孟子所说,重一“曰”字者,表示孟子说话有停顿。1
 
(2)为:以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