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妻归,告其妾,曰:“良人者,所仰望而终身也,今若此……”与其妾讪其良人,而相泣于中庭2,而良人未之知也,施施从外来,骄其妻妾。由君子观之,则人之所以求富贵利达者,其妻妾不羞也,而不相泣者,几希矣。

【原文】
 
其妻归,告其妾,曰:“良人者,所仰望而终身也,今若此……”与其妾讪1其良人,而相泣于中庭2,而良人未之知也,施施3从外来,骄其妻妾。由君子观之,则人之所以求富贵利达者,其妻妾不羞也,而不相泣者,几希矣4。
 
【译文】
 
他妻子回家后,便把所看到的都告诉小妾,并且说:“丈夫,是我们需要仰仗一辈子的人,现在他却这样……”于是她俩一道在庭中咒骂着,哭泣着,而那丈夫还不知道,深一脚浅一脚地从外边回来,又在妻妾面前吹牛皮,耍威风。由君子看来,有些人用以乞求升官发财的办法,能不让他妻和妾引为羞耻相拥而哭的,真是太少了!
 
【注释】
 
(1)讪:音shàn,诋毁,讥刺。
 
(2)相泣于中庭:相,相与,共同;中庭,庭中。
 
(3)施施:走路不顺的样子;这里指醉酒的步态。
 
(4)“人之所以求富贵利达者”至“几希矣”:这句话的主语是“人之所以求富贵利达而其妻妾不羞不相泣者”,谓语是“几希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