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曰:“人有不为也,而后可以有为。” 孟子曰:“言人之不善,当如后患何?” 孟子曰:“仲尼不为已甚者。” 孟子曰:“大人者,言不必信,行不必果,惟义所在。” 孟子曰:“大人者,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。” 孟子曰:“养生者不足以当大事,惟送死可以当大事。” 孟子曰:“君子深造之以道,欲其自得之也。自得之,则居之安;居之安,则资之深;资之深,则取之左右逢其原,故君子欲其自得之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孟子曰:“人有不为也,而后可以有为。”
 
孟子曰:“言人之不善,当如后患何?”
 
孟子曰:“仲尼不为已甚者。”
 
孟子曰:“大人者,言不必信,行不必果,惟义所在。”
 
孟子曰:“大人者,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。”
 
孟子曰:“养生者不足以当大事,惟送死可以当大事。”
 
孟子曰:“君子深造之以道,欲其自得之也。自得之,则居之安;居之安,则资1之深;资之深,则取之左右逢其原2,故君子欲其自得之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说:“人要有所不为,才能有所作为。”
 
孟子说:“说人家的坏话,有了后患,又怎么办呢?”
 
孟子说:“仲尼不做太过分的事。”
 
孟子说:“有德行的人,说话不一定要句句守信,行为不一定要贯彻始终,只要义之所在,必定全力以赴。”
 
孟子说:“有德行的人,是能保持天真纯朴童心的人。”孟子说:“光能〔妥善〕赡养父母,还不足以承担大任务,只有能〔妥善〕给他们送终才足以承担大任务。”
 
孟子说:“君子得到高深的造诣,所依循的正确方法,就是要求他自觉地获得。自觉地获得,就能牢固掌握它;牢固掌握它,就能积蓄很深;积蓄很深,就能左右逢源而取之不尽,所以君子要自觉地获得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资:积。
 
(2)原:“源”的本字,字形像山崖边泉孔中有水涌出;而“源”是“原”的后起加形旁字,类似“暮”与“莫”、“燃”与“然”的关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