曰:“何哉,君所谓逾者?前以士,后以大夫;前以三鼎,而后以五鼎与?”曰:“否;谓棺椁衣衾之美也。”曰:“非所谓逾也,贫富不同也。” 乐正子见孟子,曰:“克告于君,君为来见也。嬖人有臧仓者沮君,君是以不果来也。”曰:“行,或使之;止,或尼之。行止,非人所能也。吾之不遇鲁侯,天也。臧氏之子焉能使予不遇哉?”

【原文】
 
曰:“何哉,君所谓逾者?前以士,后以大夫;前以三鼎,而后以五鼎与1?”曰:“否;谓棺椁衣衾2之美也。”曰:“非所谓逾也,贫富不同也。”
 
乐正子见孟子,曰:“克3告于君,君为4来见也。嬖人有臧仓者沮5君,君是以不果来6也。”曰:“行,或使之;止,或尼7之。行止,非人所能也。吾之不遇鲁侯,天也。臧氏之子焉能使予不遇哉?”
 
【译文】
 
乐正子说:“您所说的‘超过’是什么意思呢?是指父丧用士礼,母丧用大夫礼吗?是指父丧用三只鼎摆放祭品,而母丧用五只鼎摆放祭品吗?”平公说:“不,我指的是棺椁衣衾的精美。”乐正子说:“那便不能叫‘超过’,只是前后贫富不同罢了。”乐正子去见孟子,说:“我跟鲁君说了您,鲁君刚要来看您,可是有一个受宠的小臣名叫臧仓的阻止了他,所以他没有来成。”孟子说:“某人要干件事情,会有种力量在推动他;要想不干,也有种力量在阻止他。干与不干,不是单凭人力所能做到的。我不能和鲁侯见面,是由于天命。臧家那小子,怎能使我和鲁侯见不上面呢?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三鼎、五鼎:鼎是古代的一种器皿,祭祀时用以盛祭品者;祭礼,天子九鼎,诸侯七,卿大夫五,元士三;三鼎五鼎体现了士礼和卿大夫礼的差别。
 
(2)棺椁衣衾:内棺曰棺,外棺曰椁,音guǒ。古代士以上的人常用两层以上的棺木);衣衾,死者装殓的衣被。
 
(3)克:乐正子之名,当是孟子学生。
 
(4)为:音wèi,王引之《经传释词》说这句的“为”是“将”的意思。
 
(5)沮:一本作“阻”,阻止。
 
(6)不果来:没有来成。《词诠》谓:凡事与预期相合者曰“果”,不合者曰“不果”。
 
(7)尼:音nǐ,即今之所谓“扯后腿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