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《诗》云:‘王赫斯怒,爰整其旅,以遏徂莒,以笃周祜,以对于天下。’此文王之勇也。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。“《书》曰:‘天降下民,作之君,作之师,惟曰其助上帝宠之。四方有罪无罪惟我在,天下曷敢有越厥志?’一人衡行于天下,武王耻之。此武王之勇也。而武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。今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,民惟恐王之不好勇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“《诗》云1:‘王赫斯2怒,爰3整其旅,以遏徂莒4,以笃周祜5,以对于天下。’此文王之勇也。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。“《书》曰6:‘天降下民,作之君,作之师7,惟曰其助上帝宠之。四方有罪无罪惟我在,天下曷敢有越厥8志?’一人衡9行于天下,武王耻之。此武王之勇也。而武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。今王亦一怒而安天下之民,民惟恐王之不好勇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“《诗经》说:‘我王赫然一发怒,整肃军阵如猛虎,阻止侵莒的敌人,增添周室的福禄,报答天下的拥护。’这便是文王的勇武。文王一发怒便使天下的百姓生活安定。“
 
《书经》说:‘天降生了芸芸众民,也为他们降生了君主,也为他们降生了师长,这些君主和师长的唯一职责,就是帮助上帝来爱护人民。因此,四面八方的有罪者和无罪者,都由我负责。普天之下,谁敢超越他的本分〔胡作非为〕?’当时有个人在世上横行霸道,武王便认为是奇耻大辱。这便是武王的勇。武王也一发怒而使天下的百姓生活安定。如今王若是也一怒而安定天下的百姓,那么,百姓还生怕王不喜爱勇武呢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《诗》云:此诗见《诗经·大雅·皇矣》。
 
(2)赫斯:勃然大怒的样子。
 
(3)爰:句首语气词,无实义。
 
(4)以遏徂莒:遏,止;徂,往;莒,国名。
 
(5)以笃周祜:笃,厚;祜,音hù,福。
 
(6)《书》曰:以下引句为《尚书》逸文,《伪古文尚书》采入《泰誓》上篇。
 
(7)作之君,作之师:为他们造作君主,为他们造作师长。
 
(8)厥:略同“其”。
 
(9)一人衡:一人,指商纣王;衡,同“横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