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宣王问曰:“文王之囿方七十里,有诸?”孟子对曰:“于传有之。” 曰:“若是其大乎?”曰:“民犹以为小也。”曰:“寡人之囿方四十里,民犹以为大,何也?” 曰:“文王之囿方七十里,刍荛者往焉,雉兔者往焉,与民同之。民以为小,不亦宜乎?臣始至于境,问国之大禁,然后敢入。臣闻郊关之内有囿方四十里,杀其麋鹿者如杀人之罪,则是方四十里为阱于国中。民以为大,不亦宜乎?”

【原文】
 
齐宣王问曰:“文王之囿1方七十里,有诸?”孟子对曰:“于传有之。”
 
曰:“若是其大乎?”曰:“民犹以为小也。”曰:“寡人之囿方四十里,民犹以为大,何也?”
 
曰:“文王之囿方七十里,刍荛2者往焉,雉兔3者往焉,与民同之。民以为小,不亦宜乎?臣始至于境,问国之大禁4,然后敢入。臣闻郊关5之内有囿方四十里,杀其麋鹿者如杀人之罪,则是方四十里为阱于国中。民以为大,不亦宜乎?”
 
【译文】
 
齐宣王〔问孟子〕说:“听说周文王有一处猎场,纵横各七十里,有这回事吗?”孟子答道:“史书上记载着呢。”
 
宣王说:“竟然这么大吗?”孟子说:“老百姓还嫌小呢。”宣王说:“我的猎场纵横只有四十里,老百姓还嫌大了,为什么呢?”
 
孟子说:“文王的猎场纵横各七十里,割草打柴的去,打鸟捕兽的也去,和老百姓一道用。老百姓以为太小,不是很自然吗?〔而您恰恰相反。〕我刚到边界,就打听齐国的大禁忌,然后才敢入境。我听说首都郊外有一处猎场,纵横各四十里,谁要宰了里头的麋鹿,就如同犯了杀人之罪。那么,这等于在国内挖了一个纵横四十里的大陷阱。百姓认为太大了,不是很自然吗?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囿:没围墙的猎场叫“囿”。
 
(2)刍荛:刍,音chú,草;荛,音ráo,柴;这里指打草砍柴。
 
(3)雉兔:雉,音zhì,野鸡;雉兔,名词活用为动词,狩猎之意。
 
(4)国之大禁:逢彬按,《孟子译注》将“国之大禁”译为“齐国最严重的禁令”,似未达一间。“大禁”义为“严厉禁止”或“大禁忌”。例如:“凡言而不可复,行而不可再者,有国者之大禁也。”(《管子·形势》)“斗者……君上之所恶也,刑法之所大禁也,然且为之,是忘其君也。”(《荀子·荣辱》)“行辟而坚,饰非而好,玩奸而泽,言辩而逆,古之大禁也。”(《荀子·非十二子》)以上“大禁”的,都是某种行为;这些行为是应当严厉禁止的,或者说干这些事是个大禁忌、大忌讳;这些行为本身,却不是大禁令。所以将“国之大禁”译为“齐国的大禁忌”。
 
(5)郊关:四郊之门——古代城邑四郊起拱卫防御作用的关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