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孙丑曰:“道则高矣,美矣,宜若登天然,似不可及也。何不使彼为可几及而日孳孳也?” 孟子曰:“大匠不为拙工改废绳墨,羿不为拙射变其彀率。君子引而不发,跃如也。中道而立,能者从之。”

【原文】
 
公孙丑曰:“道则高矣,美矣,宜若登天然,似不可及也。何不使彼为可几及而日孳孳也?”
 
孟子曰:“大匠不为拙工改废绳墨,羿不为拙射变其彀率1。君子引而不发,跃如也。中道而立,能者从之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公孙丑说:“道固然很高,很美好,大概像登天一样,似乎高不可攀,为什么不让攀登者为了几乎可攀上而每天努力呢?”
 
孟子说:“高明的工匠不因为拙劣工人而改变规矩,羿也不因为拙劣射手变更拉弓的标准。君子〔教导他人如射箭手,〕张满了弓,却不发箭,做出跃跃欲试的样子。他在正确道路的正中站住,有能力的便会紧跟上来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彀率:彀,音gòu,张满弓;率,音lǜ,法规,标准;彀率,指开弓的标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