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曰:“食而弗爱,豕交之也;爱而不敬,兽畜之也。恭敬者,币之未将者也。恭敬而无实,君子不可虚拘。” 孟子曰:“形色,天性也;惟圣人然后可以践形。”

【原文】
 
孟子曰:“食而弗爱,豕交之也;爱而不敬,兽畜之也。恭敬者,币之未将1者也。恭敬而无实,君子不可虚拘。”
 
孟子曰:“形色,天性也;惟圣人然后可以践形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说:“养活他而不怜爱他,等于养头肥猪;怜爱他而不恭敬他,等于养狗养马。恭敬之心不是光靠致送礼物就能表达的。只有恭敬的外表,没有恭敬的实质,君子不会被这种虚情假意所拘束。”
 
孟子说:“人的身体容貌是天生的,但只有圣人才能不辜负此大好天赋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将: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