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之平陆,谓其大夫曰:“子之持戟之士,一日而三失伍,则去之否乎?”曰:“不待三。” “然则子之失伍也亦多矣。凶年饥岁,子之民,老羸转于沟壑,壮者散而之四方者,几千人矣。”曰:“此非距心之所得为也。”曰:“今有受人之牛羊而为之牧之者,则必为之求牧与刍矣。求牧与刍而不得,则反诸其人乎?抑亦立而视其死与?”曰:“此则距心之罪也。” 他日,见于王曰:“王之为都者,臣知五人焉。知其罪者,惟孔距心。”为王诵之。王曰:“此则寡人之罪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孟子之平陆1,谓其大夫2曰:“子之持戟之士3,一日而三失伍4,则去之5否乎?”曰:“不待三。”
 
“然则子之失伍也亦多矣。凶年饥岁,子之民,老羸转于沟壑,壮者散而之四方者,几千人6矣。”曰:“此非距心之所得为也。”曰:“今有受人之牛羊而为之牧之者,则必为之求牧7与刍矣。求牧与刍而不得,则反诸其人乎?抑亦立而视其死与?”曰:“此则距心之罪也。”
 
他日,见于王曰:“王之为都8者,臣知五人焉。知其罪者,惟孔距心。”为王诵9之。王曰:“此则寡人之罪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到了平陆,对当地长官说:“如果你的战士一天几次擅离职守,你杀掉他吗?”答道:“用不着几次〔,我就杀掉他了〕。”
 
孟子说:“那么,你自己的失职也很多了。灾荒之年,你的百姓,年老体弱到沟壑中去等死的,青壮年到四面八方去流浪的,将近一千人了。”答道:“这不是距心力所能及的。”孟子说:“比如有人接受别人的牛羊而替人放牧,那一定要替牛羊寻找牧场和草料了。找牧场和草料没找到,是把牛羊退还原主呢,还是站在那儿看着它们一个个饿死呢?”答道:“这就是距心的罪过了。”
 
后来,孟子朝见齐王,说:“王的地方长官,我认识了五位。明白自己的罪过的,只有孔距心。”并将和孔距心的谈话对王复述了一遍。王说:“这个也是我的罪过呢!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平陆:齐边境城邑名,在今山东汶上北。
 
(2)大夫:战国时的地方首长亦称大夫,相当于现在的县长;当时平陆大夫为孔距心。
 
(3)持戟之士:战士;戟(jǐ),古代兵器的一种。
 
(4)失伍:落伍,掉队。
 
(5)去之:杀掉他。
 
(6)几千人:几乎有一千人;几,几乎。
 
(7)牧:牧地。
 
(8)都:凡邑,有宗庙先君牌位者为都,无曰邑;但都、邑多通称。
 
(9)诵:背诵,复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