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圭曰:“吾欲二十而取一,何如?”孟子曰:“子之道,貉道也。万室之国,一人陶,则可乎?”曰:“不可,器不足用也。” 曰:“夫貉,五谷不生,惟黍生之;无城郭、宫室、宗庙、祭祀之礼,无诸侯币帛饔飧,无百官有司,故二十取一而足也。今居中国,去人伦,无君子,如之何其可也?陶以寡,且不可以为国,况无君子乎?欲轻之于尧舜之道者,大貉小貉也;欲重之于尧舜之道者,大桀小桀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白圭1曰:“吾欲二十而取一,何如?”孟子曰:“子之道,貉2道也。万室之国,一人陶,则可乎?”曰:“不可,器不足用也。”
 
曰:“夫貉,五谷不生,惟黍3生之;无城郭、宫室、宗庙、祭祀之礼,无诸侯币帛饔飧4,无百官有司,故二十取一而足也。今居中国,去人伦,无君子5,如之何其可也?陶以寡,且不可以为国,况无君子乎?欲轻之于尧舜之道者,大貉小貉也;欲重之于尧舜之道者,大桀小桀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白圭说:“我想定税率为二十抽一,怎么样?”孟子说:“您的办法是貉国的办法。一万户的国家,只有一个人制作瓦器,那可以吗?”答道:“不可以,瓦器会不够用的。”
 
孟子说:“貉国,各种谷类都不生长,只生长糜子;没有城墙、房屋、祖庙和祭祀的礼节,没有各国间的互相往来,送礼宴客,也没有各种衙门和官吏,所以二十抽一的税就够了。如今在中国,抛弃人间伦常,不要大小官吏,那怎么能行呢?做瓦器的太少,尚且国将不国,何况没有官吏呢?想要比尧舜的十分抽一的税率还轻的,是大貉小貉;想要比尧舜的十分抽一的税率还重的,是大桀小桀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白圭:人名,曾为相于魏,筑堤治水,促进生产,比孟子稍年轻。
 
(2)貉:同“貊(mò)”,北方某国国名。
 
(3)黍:就是古人所说的“稷”,北方叫作“糜子”。
 
(4)饔飧:熟食,这里指以饮食招待客人之礼。
 
(5)君子:指百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