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孙丑问曰:“高子曰,《小弁》,小人之诗也。”孟子曰:“何以言之?”曰:“怨。”曰:“固哉,高叟之为诗也!有人于此,越人关弓而射之,则己谈笑而道之;无他,疏之也。其兄关弓而射之,则己垂涕泣而道之;无他,戚之也。《小弁》之怨,亲亲也。亲亲,仁也。固矣夫,高叟之为诗也!”

【原文】
 
公孙丑问曰:“高子曰,《小弁》1,小人之诗也。”孟子曰:“何以言之?”曰:“怨。”曰:“固哉,高叟之为诗也!有人于此,越人关弓而射之,则己谈笑而道之;无他,疏之也。其兄关弓而射之,则己垂涕泣而道之;无他,戚2之也。《小弁》之怨,亲亲也。亲亲,仁也。固矣夫,高叟之为诗也!”
 
【译文】
 
公孙丑问道:“高子说,《小弁》是小人写的诗。是吗?”孟子说:“为什么这样说呢?”答道:“幽怨。”孟子说:“太鄙陋了,高老先生的讲诗!这里有个人,若是越国人张弓射他,事后他可以谈笑风生地讲述这事;没有别的,只是因为越国人和他关系疏远。要是他哥哥张弓射他,事后他会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讲述这事;没有别的,为此伤心哪。《小弁》的幽怨,正由于依恋亲人哪。依恋亲人,就是仁哪。太鄙陋了吧,高老先生的讲诗!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《小弁》:《诗经·小雅》中的一篇;弁,音pán。
 
(2)戚:这里是亲近的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