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曰:“今有无名之指屈而不信,非疾痛害事也,如有能信之者,则不远秦楚之路,为指之不若人也。指不若人,则知恶之;心不若人,则不知恶,此之谓不知类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孟子曰:“今有无名之指屈而不信1,非疾痛害事也,如有能信之者,则不远秦楚之路,为指之不若人也。指不若人,则知恶之;心不若人,则不知恶,此之谓不知类2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说:“现在有个人,他无名指弯曲而不能伸直,虽然不痛也不妨碍做事,如果有人能够让它伸直,即使跑去秦国楚国,也不嫌远,为的是无名指比不上别人。无名指比不上别人,就知道厌恶;心性不及别人,竟不知道厌恶,这个就叫作不知轻重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信:同“伸”。
 
(2)不知类:不懂得触类旁通、举一反三。当时典籍中的“知类”均为此义。如:“今人曰:‘某氏多货,其室培湿,守狗死,其势可穴也。’则必非之矣。曰:‘某国饥,其城郭庳,其守具寡,可袭而篡之。’则不非之。乃不知类矣。”(《吕氏春秋·有始览》)详见杨逢彬《孟子新注新译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