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曰:“富岁,子弟多赖;凶岁,子弟多暴,非天之降才尔殊也,其所以陷溺其心者然也。今夫麦,播种而耰之,其地同,树之时又同,浡然而生,至于日至之时,皆熟矣。虽有不同,则地有肥硗、雨露之养、人事之不齐也。故凡同类者,举相似也,何独至于人而疑之?圣人,与我同类者。故龙子曰:‘不知足而为屦,我知其不为蒉也。’屦之相似,天下之足同也。

【原文】
 
孟子曰:“富岁,子弟多赖1;凶岁,子弟多暴,非天之降才尔殊也,其所以陷溺其心者然也。今夫麦2,播种而耰3之,其地同,树之时又同,浡然而生,至于日至4之时,皆熟矣。虽有不同,则地有肥硗5、雨露之养、人事之不齐也。故凡同类者,举相似也,何独至于人而疑之?圣人,与我同类者。故龙子曰:‘不知足而为屦,我知其不为蒉6也。’屦之相似,天下之足同也。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说:“丰年,年轻人多半懒惰;荒年,年轻人多半强暴,不是天生的资质这样不同,是由于不好的环境使他们心思变坏了。好比麦,播种耪地,如果土地一样,种植的时候一样,便会蓬勃地生长,到了夏至,就都成熟了。即便有所不同,那也是由于土地的肥瘦、雨露的多少、工作者的勤惰不同的缘故。所以一切同类之物,无不大体相同,为什么一讲到人类就怀疑了呢?圣人也是我们的同类。龙子曾经说过:‘不看清脚样去编草鞋,我准知道不会编成筐子。’草鞋的相似,是因为天下人的脚大体相同。
 
【注释】
 
(1)赖:通“懒”,因依赖而懈怠。
 
(2)麦:大麦;麰,音móu。
 
(3)耰:音yōu,一种松土的农具;这里指松土。
 
(4)日至:这里指“夏至”。
 
(5)硗:音qiāo,土地贫瘠。
 
(6)蒉:音kuì,筐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