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子曰:“生之谓性。”孟子曰:“生之谓性也,犹白之谓白与?” 曰:“然。”“白羽之白也,犹白雪之白;白雪之白犹白玉之白与?” 曰:“然。”“然则犬之性犹牛之性,牛之性犹人之性与?”

【原文】
 
告子曰:“生之谓性1。”孟子曰:“生之谓性也,犹白之谓白与?”
 
曰:“然。”“白羽之白也,犹白雪之白;白雪之白犹白玉之白与?”
 
曰:“然。”“然则犬之性犹牛之性,牛之性犹人之性与?”
 
【译文】
 
告子说:“天生的叫作本性。”孟子说:“天生的叫作本性,就好比白色的东西都叫作白色吗?”
 
答道:“是这样。”“白羽毛的白色如同白雪的白色,白雪的白色如同白玉的白色吗?”
 
答道:“是这样。”“那么,狗性如同牛性,牛性如同人性吗?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生之谓性:“生”和“性”是同源字,意义上有联系;与生俱来的本能叫作“性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