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昔者赵简子使王良与嬖奚乘,终日而不获一禽。嬖奚反命曰:‘天下之贱工也。’或以告王良。良曰:‘请复之。’强而后可,一朝而获十禽。嬖奚反命曰:‘天下之良工也。’ “简子曰:‘我使掌与女乘。’谓王良。良不可,曰:‘吾为之范我驰驱,终日不获一;为之诡遇,一朝而获十。《诗》云:“不失其驰,舍矢如破。”我不贯与小人乘,请辞。’御者且羞与射者比;比而得禽兽,虽若丘陵,弗为也。如枉道而从彼,何也?且子过矣:枉己者,未有能直人者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“昔者赵简子使王良与嬖奚乘1,终日而不获一禽。嬖奚反命曰:‘天下之贱工也。’或以告王良。良曰:‘请复之。’强而后可,一朝而获十禽。嬖奚反命曰:‘天下之良工也。’
 
“简子曰:‘我使掌与女乘2。’谓王良。良不可,曰:‘吾为之范我驰驱3,终日不获一;为之诡遇4,一朝而获十。《诗》云:“不失其驰,舍矢如破5。”我不贯6与小人乘,请辞。’御者且羞与射者比7;比而得禽兽,虽若丘陵,弗为也。如枉道而从彼,何也?且子过矣:枉己者,未有能直人者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“从前,赵简子让王良替他的宠幸小臣奚驾车打猎,一整天也没打到一只猎物。奚向简子汇报说:‘王良是天底下最没本事的驾车人。’有人把这话告诉了王良。王良说:‘希望再来一次。’反复劝说,奚才答应去,结果一早上就打中十只猎物。奚又汇报说:‘王良是天底下最有本事的驾车人。’
 
“赵简子便说:‘我让他专门给你驾车好了。’把这告诉王良,王良不肯,说:‘我帮他按规矩奔驰,整天打不着一只〔猎物〕;我帮他违背规矩奔驰,一早上就打中了十只。可是《诗经》上说:“即使规行矩步,也能一箭中的。”我不习惯为小人驾车,请允许我辞去这差事。’驾车者尚且羞于与坏的射手为伍;与他为伍,即使打得的禽兽堆成山,也不肯干。如果委屈自己的理想与主张而追随诸侯,那我们又算什么人呢?况且你错了:允许自己不正直的人,从来就不能够使别人正直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昔者赵简子使王良与嬖奚乘:赵简子,晋国正卿赵鞅;王良,春秋末年的驾车能手;嬖,音bì,受宠幸的小人;奚,嬖人名。
 
(2)我使掌与女乘:即“我使之掌与汝乘”,我让他负责给你驾车;“使”的宾语常常不出现;掌,掌管。
 
(3)范我驰驱:规范我的奔驰。
 
(4)诡遇:不依法驾御。
 
(5)不失其驰,舍矢如破:见《诗经·小雅·车攻》;如破,而破。
 
(6)贯:即今之“惯”字。
 
(7)御者且羞与射者比:“射者”语义双关,明指嬖奚,暗指射利之徒与射利之事,如四处求见诸侯以干禄之苏秦、张仪辈,亦表明自己不愿主动谒见诸侯之志;比,并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