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人有问屋庐子曰:“礼与食孰重?”曰:“礼重。”“色与礼孰重?”曰:“礼重。” 曰:“以礼食,则饥而死;不以礼食,则得食,必以礼乎?亲迎,则不得妻;不亲迎,则得妻,必亲迎乎?” 屋庐子不能对,明日之邹以告孟子。

【原文】
 
任人有问屋庐子曰1:“礼与食孰重?”曰:“礼重。”“色与礼孰重?”曰:“礼重。”
 
曰:“以礼食,则饥而死;不以礼食,则得食,必以礼乎?亲迎2,则不得妻;不亲迎,则得妻,必亲迎乎?”
 
屋庐子不能对,明日之邹3以告孟子。
 
【译文】
 
有一位任国人问屋庐子说:“礼和食哪个重要?”答道:“礼重要。”“女色和礼哪个重要?”答道:“礼重要。”
 
问道:“如果守礼法找吃的,会饿死;不守礼法找吃的,能找到吃的,那一定要守礼法吗?如果行迎亲礼,得不到妻子;不行迎亲礼,能得到妻子,那一定要行迎亲礼吗?”
 
屋庐子答不上来,第二天去邹国时,把这话告诉了孟子。
 
【注释】
 
(1)任人有问屋庐子曰:任,古国名,故城在今山东济宁;屋庐子,孟子弟子,名连。
 
(2)亲迎(yìng):古代婚姻礼仪;新郎亲迎新妇,自诸侯至于老百姓都如此。
 
(3)邹:在今山东邹城东南,与故任国相距约百里。